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完璧

自行脑补的原著向,奇象剧情的10-35左右。

感谢你们一起走过的十三年。

低速发车,技术堪忧,OOC都是我的错

那个(喵)是河蟹词…不喜欢外链就简单滤了一下…


    有人来过了。

    剑子仙迹自密室内步出,虽然伤体未愈,但仍能感觉到周围残留着一点不属于此间的气息。

    他的居所向来和他本人一样两袖清风,贼子多半只能无功而返;故友拜访,怕也不该在此时上门。

    来者显然两者皆非,并未带走任何东西。外间桌上的几样东西仍旧整整齐齐摆着,除了……一只茶杯扣了过去。

    剑子不禁有些好奇。他揭开那只茶杯,里面罩着的是一条拴了剔透晶体的链坠,形制特别,赫然是造化之钥的样子。

    长叹一口气,剑子心中已有眉目。豁然之境在魔界大军一战中遭了秧,就算经师太重整一番,再回去也是心有余悸。现在的“避难所”离豁然之境不远,极为隐蔽,却是他在多年前闭关修炼的所在。知晓此处,又能悄悄送来这样一份大礼的,恐怕只有那华丽无双的儒门龙首了。

    思虑之间,链坠已被他握在手中,造化之钥发出红色的光晕,渐渐笼罩在道者周身;剑子只觉有绵绵不绝的真气自内元盈盈升起,几乎听得见腑脏自愈的声音。待红光散去,已是神清气爽,不药自医。

    “唉。”剑子盯着手上的造化之钥,“龙宿好友,真是要感谢你这‘麻烦的周到’啊。”

 

    入夜。

    宫灯帷前灯火通明。

    这十里宫灯是有讲究的——若是全数亮起,必是主人有客,且这客多半是天下无双的道门先天;只亮单数时,便是龙首独自在亭中吟诗作画、题字抚琴;若是亮起双数,那便是已然就寝,亭中空无一人了。

    剑子仙迹来时,灯火恰好亮着双数。道者立于亭外的竹林之后,习习风声穿林打叶,待确定了四野之中不见那熟悉的紫色身影,才放心大胆地步入亭中。

    龙宿的桌案上少不了文房四宝,茶具则是置在三角亭一角的小柜里。他驾轻就熟打开茶壶盖子,上好的紫砂壶用得久了,自带一缕浅浅淡淡的茶香。白色的道袍袖口只在壶口一抹,刚要站起,身后突然响起好整以暇的儒音:“哎呀,剑子好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最后四个字特意咬得重些,在剑子听来,颇有些不依不饶的味道。

    剑子转过身来,只见这向来珠玉琳琅的好友居然换下华衣,着一身暗紫团花绣龙袍,竟有些意外。

    “龙宿,更深露重,莫不是在此守株待兔么?”

    “说笑了。”龙宿冷眼看他,掌中绢扇轻摇,“只是想不到,居然还能在此处见到汝。”

    剑子面不改色:“龙首日理万机,怕是忘了进山收茶的日子吧。”

    龙宿一怔,细细想来,那些隐匿江湖不问世事的日子里,每年春茶初成,剑子总会自力更生,携一些茶叶登门造访;但宁暗血辩之事一出,二人龃龉在先,加之儒门上下确有整改,竟将此事抛在脑后。

    “那为何一定要选这个时间?”

    “原因有二。”剑子道,“其一你已经想到了,其二嘛,今年流年不利,茶树毁去大半,无暇他顾,因此也只有这一点留下。”

    龙宿循他手指看去,果然多了个小瓷罐,雨过天青的釉色十分纯净,光是看着,就仿佛已经闻到新茶芳香,心情不禁也随着好了些。

    “既然如此,何不一显手艺呢?”

    “好友你如此说,剑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便真个取了壶来,一丝不苟地奉茶相送。龙宿接过他递来的杯子,未经浅尝便道:“新茶固然好,终是抵不过好友汝一片拳拳心意。”

    剑子别过头去:“此话怎讲?”

    “汝的特别加料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算是吾,恐怕一生也只能喝到这一次。”

    剑子被他说中心事,叹了口气:“多谢好友赞誉,我还是告辞为好。”

    龙宿不依不饶地盯着他:“汝又要去哪里?”

    剑子把手中半温的茶壶往龙宿怀中一送,缓缓道:“一月为期,剑子定会再来认命。”

    说罢竟头一次在宫灯帷匆匆化光离去。

    龙宿豁然一声长笑放纵开怀,他另取了一只空杯向里续水,手中的茶壶明明是沉甸甸的,倒出来时却只有一道点滴涓流,端得恼人。再揭开壶盖,果然有一条链坠在碧色茶水中若隐若现,赫然是造化之钥的形貌。

    “哈,剑子啊剑子,吾算不算是又给汝出了道难题呢。”

 

    这一个月里龙宿的心情格外好,就连顺手治素还真时被夜重生找上琉璃仙境,也是打架打得闲庭信步,全然不在意那所谓的五大神器最终鹿死谁手。

    可是一个月后剑子没来,两个月后剑子仍旧没来;他路过豁然之境,远远被一片红红绿绿的人工布景笑出眼泪,再去先前他那隐秘的栖身之处,居然也是人去楼空。

    第三个月,宫灯帷终于有客上门,来者却不是那先天道者,而是另一位故人——六庭馆的楚君仪。寒暄过后便是交易,他握着邪之刀,忽地省起刚刚成立的公法庭,凛了眉目将剑子的下落作了换刀的条件之一。

 

    第四个月,儒生与道者终于再次相见,已是初夏时节。

    剑子仙迹满面风尘,似是从远方疾奔而来。他背后古尘剑穗摇曳,剑上绕着一束牡荆,正是吐蕊阶段,一串浅紫的小花兀自盛放,安安静静地给他一身白衣染上了霞的颜色。

    日光温暖而不炽烈,道者立在亭外,穆仙凤和应无忧一早退下,他待龙宿拨完一曲,才缓缓抬起头来。

    “剑子好友。”龙宿听不出是喜是怒,“负荆请罪时该负的是荆杖,不是荆花。”

    “但这是我的答案。”剑子道,“龙宿,你还要亲自视察一番吗?”

    “剑子仙迹,踏入这亭中有何后果,汝知晓吗?”

    与那日同样的问话,此时却又是另一番心境了。

    “吾心依然。”道者缓缓拾阶而上,眉眼清朗,步履坚定,“只是抱歉,让龙宿你等了这么久。”

    ——终于不再是字字句句的“好友”,终于在无期无尽的江湖里寻到一个归宿。    

    “一朝毁去清静之心,汝不怕么?”

    “哈,龙宿,依你之见,‘遣’字何解?”

    “《说文》有言,遣者,纵也。”

    “所以你们儒门中人纵情之时,都要先起兴一番不成?”

    龙宿含笑去取他缠在古尘上的荆花,深深浅浅的紫色如同冷焰,星星点点可以燎原。

    剑子被卸了长剑,龙宿狠狠地抱住他,仿佛要将人融入骨血。

    “为何是荆花呢?”

    “荆叶苦寒,荆实性温,荆花酿蜜,最为平凡,等过一季,却也最为甜蜜。”

    “原来如此。”龙宿取来那花认真端详,剑子背后抵着亭中的廊柱,眼前园林绿树霎时被四周垂落的帷幔恍然遮去,石桌书案瞬间化作一片枕席,霸道迅速让人哭笑不得。

    “我早该知道,你是请君入瓮。”

    “难道汝不是有备而来?”龙宿细细密密去吻他眼角眉梢,“若汝不喜欢这些地方,还有龙门道,龙烟苑,疏楼西风,儒门天下……”

    “白日宣(喵)淫还要挑三拣四,龙宿你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些。”

    “不趁早决定,等下才是真的麻烦。”龙宿的动作停了停,“汝知道的,吾讨厌麻烦。”

    道者蜷在对方背后的手指环住儒生腰身,模糊地应道:“那便顺其自然吧,这里……就很好。”

    龙宿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二人斗气争胜似地去解面前人的衣带,布料摩挲委地,一如他们紧紧相拥不分彼此的主人。

    实在是分离得太久了,从半真半假的反目成仇到半蒙半骗的冰释前嫌,他们中途不曾有过平和的相见,却深深知晓每一步路里都印着对方的影子,每一个将彼此推得更远的决定都能为日后重逢加深一分欣喜。宁暗血辩不过是个令人警醒的契机,再气也终会过去;至于剑子是无意的有意抑或有意的无意,龙宿并不真正在意,他无暇去想,也懒得去想。

    所谓棋逢对手,就是此消彼长,难分轩轾;心里盼着有朝一日打破他的镇定,戳穿他的矛盾,带着他阴阳混沌,乾坤浮沉,就如今日这般,原本束缚二人的距离消弭于虚无,堕落也堕落得酣畅淋漓。

    龙宿将道者引向枕席,犹自抱怨:“吾那一问,汝要花这么久的时间来解答吗?”

    “龙宿啊,你真的以为,我们之前没有足够多的往事可供追忆?”剑子叹息般地承受起龙宿带来的重量,“人的神思不过一瞬,外面已是白驹过隙,听闻有人满世界地找我,剑子真是受宠若惊。”

    “纵使同时坐拥五大神器,又怎能与剑子仙迹相比。”龙宿轻轻放下剑子的手臂,断处骨肉已经接合,只留下一圈浅浅的痕迹;被道袍一盖,更是与平常无异。

 

     从什么时候起,与他有关的消息全变成了道听途说呢。

     剑子仙迹迫不及待地将疏楼龙宿推离风口浪尖,龙宿便顺水推舟顺了他的心意。待整顿儒门再度出山,本就纷乱的苦境更加纷乱。他听闻剑子在红叶山庄无端惹来一场风流韵事,居然有个师太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甚至一意孤行为他还俗;他听闻剑子被圣踪暗算九死一生,跌到岘匿迷谷奇迹般地遇见药师慕少艾,又奇迹般地痊愈康复;他听闻剑子命途多舛,莫名其妙在蛊皇那里喂了枯血冰蝉,多亏慕少艾凑齐四人及时换血才躲过一劫;他听闻魔道重开,三员大将连夜挑上豁然之境,那举世无双的一战里可惜只有道者一人一剑,生生被断去一臂,许久才在残林被药师重新接起。

     那时他刚刚得了消息奔赴残林,只是循着林主的规矩未曾入内而已。残林外的竹海高低错落,夜风送来一段箫声,短短一节,中气尚足;续着箫声的是一段如泣如诉的胡琴,此时听来分外凄凉萧瑟。龙宿对月遥望,远远看见月下有一白衣人展开六翼,孤独地腾空而去。

     疏楼龙宿对残林之主颔首一礼,兀自离去。

    不论如何,他总算知道剑子在那里,也许并不很好,但也绝不坏,这便多少安下心来。

    他们都是太过聪明的人,是以极少干涉彼此的决定——哪怕有时这决定来得过于残忍。慕少艾所作所为,龙宿和大多数人一样很久以后才知晓原委,从此隔岸观火时便更加心悬一线,即使大体知道剑子总会好端端地回来,还是难免担心他哪一次不小心焚到了自己。

     虽然从未与这位药师打过交道,但疏楼龙宿无端认为,他和剑子,有许多地方十分相似。

 

     “没事的。”剑子低声安慰他,“都过去了。”像是怕他不信似的,剑子将龙宿的手指贴在自己胸口,指掌之下心脏健康有力地跳动,血脉里贲发万般生机。他轻轻阖上眼帘,又重复了一遍:“都过去了。”

 

     一切感官都被剑子这句话唤醒。疏楼龙宿手指唇舌放肆游走,认真开发面前这具未经耕耘的匀称躯体。他的指尖微凉,愈发衬出剑子周身渐渐升腾的热度。嗜血者的尖牙抵住道者颈间动脉,引发一连串轻微的刺痛和细碎的痒;两种本能充斥叫嚣,剑子几度隐忍,唇边终于溢出溃不成军的低(喵)吟。龙宿勾起唇角,转向下一处攻城略地。

    “剑子啊剑子,”他的声音沙哑低沉,“有时候,就连吾也想杀了汝。”

    剑子被他不安分的动作激得倒吸一口冷气,身体毫无防备被打开,有物悄然蓬勃硕大,连带自己那份情之所至,自然而然地昭示本心。

    “这便是你提供的杀法么?”剑子仙迹放下所有矜持,精诚而赤(喵)裸地向他认命,“龙宿,你真是不同凡响。”

    “汝这话,吾会当做赞美收起。”龙宿从放着荆花的枕下取出一方锦盒,在手指上涂了些,缓缓送入深渊中的隐秘之处,“吾只有这一种供君选择,不知剑子汝——是否满意呢?”

    迎合与侵略就此开始,有人不疾不徐试探,便有人不卑不亢承受。和龙宿这喜爱剑走偏锋的人伴作一处,就连情(喵)事也变得极端起来,什么中正清和、湛然长寂统统丢到脑后,刚习惯了彼此的节奏,便要探寻新的临界点。

    贯穿时的痛楚很快被淹没在排山倒海接踵而来的快(喵)感之中,令人情不自禁地呼喊出声。龙宿偏低的体温染上剑子的炽热,一夕尝到温暖,便更想向那团火焰的尽头探索。而剑子抓着他,那么用力,曾经可令万剑归宗的先天人此时正使儒生独一无二的利剑归于自己;艰涩磨合之后是紧致的包容,那原本清澈的双眸因染了情(喵)欲而泛起些许水润的迷离。

    纵然乾坤颠倒,也是天下无双。

    滚落的汗水融在一处,喉间细细碎碎涌出彼此的名;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口中所唤、身中所感、心中所想、意念所及,每一个都是他——每一个都是。剑子仙迹与疏楼龙宿通贯彼此五感,高(喵)潮迭起,竞相迸发,恍然惊起一场大梦,历经无数生死轮回。

    那一瞬间的失神被无限拉长,仿佛足够把他们共同书写的、比寻常人长得多的一生都通通回味一遭。

    他们走了太多的路,陪了太多的迎来送往,有太多人渐行渐远,好在回望时还有彼此相互依偎,聊以融化孤独。

     “龙宿啊。”感觉褪去热度的部分缓缓离开身体,剑子仙迹悠悠然吐息喟叹,“死而复生,实在……妙不可言。”

    他说最后四个字时,两团被汗水打湿的绒绒鬓发之下,耳根肉眼可见地红起来了;龙宿的愉悦随之膨(喵)胀放纵,愈加不可收拾。要让这习惯了欲盖弥彰的道士心甘情愿承认什么,实在是难于登天;现下他若真是条龙,恐怕早已将尾巴翘到天上去。

    余韵结束后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带了几分倦意。剑子被龙宿圈在身前,帷幔透来阳光,才想起这是青天白日,不禁更赧了些。

    “既然还不错,汝不打算多留几日么?”

    “呃,这嘛……”

    “如果汝想早日回转焕然一新的豁然之境,吾绝不拦着。”

    “焕然一新”四个字自龙宿口中轻描淡写说出,剑子无奈地闭上了眼。

    “如此盛情,剑子怎能不承。”

    龙宿下颌抵着他颈窝:“可惜造化之钥只能疗伤,不能恢复功体。”

    “是啊。”剑子先他一步道,“此时此刻,正是深山退隐闭关修行的好时机,你说呢?”

     龙宿餍足地吻了吻道者的眉间灵玉,儒音缓缓响在剑子耳畔:“那是当然。”

                                         ————FIN————

 

【FT】

码完这个感觉我被奇象深深伤害的灵魂终于稍微宽慰了一些……

脑洞源于以下剧情时间轴:

1、刀戟Ⅱ28 艸芔茻退场,林主被黑,残林处于无政府状态

2、刀戟Ⅱ33 林主退场,之前有说残林解散遣返,剑子不知所踪

3、奇象6  鬼祚师抢造化之钥,龙宿拦路发便当(龙宿:剑子好友,吾又怀念汝之箫声了……)

4、奇象10  龙宿与仙凤关于造化之钥的大讨论(龙宿:吾自有打算)

5、奇象12  龙宿以造化之钥救素还真(龙宿:见到汝,就想起吾那出尔反尔的好友……)

6、奇象13  琉璃仙境大乱斗,夜重生夺回造化之钥(此物在正道的使命暂时告终)

7、奇象14  楚君仪上门找龙宿借邪之刀,龙宿的第二个条件:“吾要剑子的下落。”

8、奇象35  佛剑去大雪峰,龙剑遥望,剑子喝茶的场景和龙城片头龙宿吹紫金箫的场景谜之相似

 ↓

∴  ①  奇象10-12龙宿或许在剑子身上用过造化之钥;

    ②  宁暗血辩不是真正的心结,剑子有意躲龙宿是在①和奇象14之间;

    ③  不过剑子后来自己又回来了,并且一直在龙宿家避难;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十分令人浮想联翩……

(上述内容均属个人YY,如有雷同那真是太好了……然而不太可能2333)


评论(1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