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打假记

请用闽南语读音念题目

过得迷迷糊糊的以为今天是315 orz

1.

     每年三月十五日的琉璃仙境不叫琉璃仙境,叫苦境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

     这天早上素还真刚把牌子换过来就接到了第一个投诉电话。

    “翳日牌嗜血者獠牙是三无产品。”电话里一把熟悉的声音说,“我戴着出去一个人都没吓着,他们这是虚假广告。”

    素还真看着窗外晴空万里有点汗颜:“剑子前辈,你什么时候买的嗜血者獠牙?”

    “去年万圣节——不这不是重点。”剑子仙迹义愤填膺,“我建议你们去查查翳日系产品的辐射范围,方圆二十里之内的商家都没有第二个牌子,根据《反垄断法》第三章的规定,他们有可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商业垄断。”

 

2.

    由于工作原因,剑子仙迹不常在家;他又是个很崇尚极简生活的人,每次回家都要大规模断舍离。

    今年三月份收出来要捐的东西也很多,整理袋外边放着那副翳日牌嗜血者獠牙,包装盒和说明书都在,完好无损,和新的一样。

    投诉都投诉了,留一阵等结果当证据吧。

    剑子乐观地想着,继续修他的电视机。

    剑子家里的电视机很有些年头,在如今智能TV一抓一大把的苦境,这只能收到三十个台的彩电半只脚已经可以踏入博物馆。今天不知道什么毛病,显色出了问题,怎么调都调不回来。

    自觉鼓捣差不多,剑子打开电视,屏幕还是毫无起色。正在直播的节目是苦境315晚会,黑白的谈无欲捏着一柄黑白的话筒,邀请翳日公司的董事长疏楼龙宿对他的嗜血者獠牙被投诉一事进行解释。

    剑子眼见那个黑白的疏楼龙宿走上了台,一面赞叹素还真的办事效率一面感慨这人气度不凡。

    “首先,吾们并未做出过一定会吓到人的保证,这一点可以参考说明书最后一页的内容,最初的几版产品中说明不够显著,吾们已经进行了更正;其次,翳日公司的厂名厂址都钢印在产品的显著位置,但由于嗜血者獠牙的特殊用途,使用者夜间看不清,也是情有可原。”

    底下传来一阵笑声,疏楼龙宿停了停,接着说道:“至于商业垄断,更是莫须有的质疑,产品竟然滞销至此不得不调低价格,实在是吾的错。”

    剑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手指大动向消协公众号发了一条信息。主持人谈无欲的表情诡异地抽搐了一下,问道:“刚刚有观众提问,初代产品使用过程中不慎磨损了厂名厂址,可以请您留下最新的信息以便进行维护吗?”

       “吾荣幸之至。”龙宿目视前方念了一串地址,剑子的黑白屏幕将他的眸光显得分外深沉,故障的电子组件并不能阻止他看着自己。

         很意外的是这个地址里自己家并不远。剑子记下它的时候仍旧很乐观,说不定哪天晚饭之后散着步就能过去了。

         说到底,他还是想看彩色的龙宿是什么样子。

 

3.

         翳日公司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公司,反而像一间古色古香的书院。疏楼龙宿对来访者分外敏感,剑子在他家门口忐忑地徘徊时,他已经站在了剑子面前。剑子被他的华丽无双惊艳了一下,随即又被四野无声的静寂打动。

    “汝是来做维护的吗?”

    剑子点点头:“翳日公司只有你一个人?”

    “吾家里只有吾一个人。”

    “就在你家里……可以吗?”

    “吾是嗜血者,汝不怕么?”

    “不怕。”

    龙宿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竟是满目赤红:“这个样子,汝也不怕么?”

    剑子仍说:“不怕。”

    龙宿微微一笑,唇边两颗小尖牙探出了头:“吾真的是嗜血者。”

     彩色的龙宿笑起来分外好看,剑子居然莫名地心疼起来。他跑过太多地方,见过的吸血鬼多是德古拉式的狂野形象,龙宿这样隐晦的还是破天荒头一遭,连獠牙也是若有若无的一点点,难怪看起来像假的。

     剑子也微微一笑,一对需要维护的嗜血者獠牙自他口中吐露出来:“没关系,你有的设备我也有。”

 

4.

    疏楼龙宿那个瞬间是当机的。

    他活得很久,见过很多不一样的剑子仙迹,每一次,每一次的初遇都有让他料不到的暖意。

    剑子以为自己识破了龙宿自食其力的广告代言,他掏出手机滑开图片:“你没想过找个设计师照西式的样子研发产品么?你这个样子,很像gay。”

 

5.

     剑子仙迹低估了语言的威力,或者说,苦境中一语双关的威力。

    315打假的结果是不仅他的常用联系人里多了一个疏楼龙宿,而且就算是翘班的日子里,他也不经常在家了。

    坐在龙宿家里泡茶聊天恋恋不舍的剑子仙迹,对自己人生的广度产生了新的认识。

    说不清的奇妙羁绊,或许可以统称为宿命。

 

6.

         这一次的假期长得剑子觉得他快要被周刊社解雇了,所以苍打来电话的时候剑子十分开心。

         他跟龙宿说要回去上班时龙宿表示出了十万分的支持。

         “汝要回去写书?”龙宿摇着扇子笑得很开心,“闭关吗?”

         “大概要。”剑子却十分惆怅,“不过没关系,我不会拉黑你的。”

         “哈,谅汝也不敢。”

 

7.

         剑子只走了两天,第三天就又回来了。

        背着相机包、口袋里插着录音笔的剑子仙迹向疏楼龙宿伸出手:“嗨,好久不见,我是万道经济周刊的记者剑子仙迹,请多指教。”

 

8.

        剑子的新书名字叫《最后一个嗜血者》,写这本书的时候他连铺盖带人住进了龙宿家里,原因是龙宿认为朝夕相处有助于增加真情实感。

        龙宿自称当过编辑,自告奋勇地给剑子修改开头,不过没改几页就被剑子打了回来。

        “龙宿,我写的是纪实文学,不是言情小说。”

        对此龙宿十分愤慨:“那就分开,汝写汝的,吾写吾的,井水不犯河水。”

        说着便真的把改过的部分开了个新文档,疏楼西风从此出现了两个人背对背噼里啪啦敲键盘的诡异情景,持续长达三个月之久。

 

9.

        龙宿的书跟剑子的前后脚上了架,那本《平行世界·爱情故事》居然力压群雄拿到了当月最畅销的榜首,腰封上不仅印了苍写的一句话推荐还有素还真认证的大头像。

         剑子拒绝阅读,并觉得这个时代就算文学没死也已经奄奄一息了。

         然而对于龙宿而言,这个时代已经友好很多。人们的脑回路异常清奇,接受能力异常强悍。莫说是最后一个嗜血者,就算出去自称最后一个弃天帝,也能相安无事走在街上该吃吃该睡睡该谈恋爱谈恋爱。

         这是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10.

         嘴上说着拒绝的剑子仍旧没忍住看了龙宿的书。素还真表示十个故事九个都是BE那个叫龙主的作者实在是很会玩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剑子波澜不惊地刷了一整个下午,看完以后好似有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龙宿,”剑子问他,“你以前真的是个编辑?”

        “当然。”龙宿掰着手指跟他数,“但这只是其中之一,现在是自由职业,之前开过公司,之前是编辑,之前吾是作家,还经营过茶楼酒楼咖啡店……”

        “停。”剑子想起他书里写的内容,一阵细思恐极,“你的人生经历真是丰富。”

        “多变才是趣味嘛。”龙宿道,“怎样,汝这是在表白吗?”

        “呃,我实在不知道,你的脸皮怎么会这样厚。”

 

11.

         龙宿没有告诉剑子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他换过的职业不只书里写的那些,比如不论他做什么,都能有意无意地与他遇见。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当剑子默认了恋人关系并且主动吻上他的时候,龙宿觉得有颗心还是很必要的。现在是一团空洞的位置,燃烧起来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

 

12.

         剑子正式搬过来的第一个晚上有点忐忑。他默默回顾了一下从打给消协的电话到现在发展的一切,感觉整个世界都像是假的,但龙宿带来的喜悦又分外真实。

         “你的书,还会写下去吗?”他被龙宿抓着鬓角两团白毛,细细碎碎的有些痒。

         “所有的结局都取决于汝,汝觉得呢?”龙宿放任剑子解他的衬衫扣子,嗜血者的爱憎之心蠢蠢欲动。

         “哈,那就……来个happyending吧。”

                                ——FIN——

【FT】

1、平行世界爱情故事这本书真的有……但是跟言情关系不大2333

2、彩蛋:苦境汉语六级听力测试题

听以下对话,回答问题

剑子:龙宿,其实你的小尖牙很好看,跟真的似的。

龙宿:真的假的?

剑子:真的。

问:龙宿的小尖牙是真的还是假的?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