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黄金鹿与暴风夜(上)

一个想自娱自乐结果被我毁了的海盗AU

1.

         在先天号上的第四天,疏楼龙宿还是不太喜欢海。

         他带来的书看得差不多了,忘记了海上太潮太闷,天气阴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下雨。地图上的航线很短,从起点到终点轻轻一划就过去了,真正走起来可不行。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礁石和小岛的影子,地平线看不见,船本身像一个牢笼,看出去四面都是一样,水天一色太苍茫,即使最开阔的甲板上也会让人抓狂。白天晴朗的时候阳光太晒,除了必须掌舵的水手很少有人出来,晚上反而是最好的时光。

         龙宿基本都是晚上出来。他左边的房间住着佛剑,右边的房间住着剑子,水的声音在月光里渐渐柔和,风很大,却并不很冷。龙宿从舷梯走上去,一眼就看见剑子仙迹——他半个身子靠在船栏上,视线投向更远的远方。

         龙宿的脚步声很轻,但剑子还是听见了。他冲龙宿挥一挥手,什么东西划出一道抛物线,被龙宿接在手里。

         ——一瓶橘子罐头。

         龙宿翻过来看瓶身上的标签,有些意外。

         “还适应吗?”剑子问他,“这几天很少见你出来。”

         龙宿没说话。

         剑子又说:“补充些水果没坏处,看你吃的东西也不多。”

         龙宿低下头。手里的玻璃瓶子沉甸甸的,糖水和橘子瓣混在一起,一种鲜明又美丽的橙色。

         “谢谢。”

         “谢字不必。”剑子朝他走近了些,“你还在生气吗,龙宿?”

         “嗯?”龙宿皱起眉,“我没有生气——一直都没有。”

          剑子微微一笑,龙宿不知道他是信了还是没信。

         “没有最好。”他听起来像松了一口气,“海上和高原一样会让你头晕目眩甚至想吐,习惯了就好了,虽然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习惯。”

          龙宿第二次这样近地和剑子说话,他看起来那么和善诚恳。海水拍打船身,颠簸一波又一波,但龙宿忽然不那么讨厌海的感觉了。

          也许这就是习惯的力量,也许这就是剑子的力量——龙宿在那个夜晚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不是那些一辈子都不习惯的人。

 

2.

          疏楼龙宿觉得剑子仙迹是世界上看起来最不像海盗的海盗,至少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完全想不到剑子是先天号的船长。从外型上看,海盗起码应该是佛剑分说那个样子的:高大威猛,健硕强壮,明明生的是慈眉善目的面相,可就算手上没有武器也自带一股迎面而来的煞气。

         剑子就不是这样。他把自己裹得太严实了,不笑的时候太严肃了,他差点以为他们是同路人,从一个书院出来就要去另一个书院。那时候他们在同一个港口,是同一个小酒馆的最后两位访客,男人们吆喝着搬进来一箱又一箱红酒和水果,他们被安排到仅剩的一张小桌。

         龙宿不认为那是搭讪,而是倾向于一种礼节性的示好;总之聊天开始很自然,中间很愉快,在这里话题很容易走向海洋和冒险,战斗和宝藏,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抗这种刺激的诱惑。两个人都不在意时间,晚霞升腾起来时剑子邀请他去海边。

         许多船停在坞里,降旗蒙帐,安静得像在做梦。人声和潮水都渐渐退去了,沙滩上只留下他们的脚印,从一边到另一边,整整齐齐地延长。有一只船最靠边,龙宿盯着它看,忽然问剑子:“你听说过先天号么?”

         剑子停下来,背对着他:“当然。”

        “你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港口么?”

        “你想一起上船?”

        “不。”龙宿说,“我要向船长了结一些事情。”

        剑子像是要笑出来:“他欠你很多钱?”

        “不,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大多不是问题。”

        “那是什么?”

        龙宿对剑子的追问感到意外:“你认识那个船长?”

        “何止是认识。”剑子悠悠然道,“我就是他。”

        龙宿眸光一闪,只说一字请,背后的剑袋里紫光大盛,他的剑像一条游弋的龙出现在他手上。剑子连退三步,他身上也有剑,剑在匣中铮鸣,却没有拔出的意思。

       “为何不出剑?”

       “哈,盗亦有道。”剑子避开紫龙剑影,“你为何出剑?”

       “为友复仇。”

       “嗯?”

       “三月之前,卧龙渡,神机营。”

       “哎呀,三月之前我们还在荒山岛上茹毛饮血,不信你去问佛剑。”

       “一定要我拿出罪证吗?”龙宿愤然收剑,袖底现出残旗一角,和剑子身后先天号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剑子接过来,旗上有干涸的血,染得那图案不甚分明。看着看着,竟越发哭笑不得起来。

      “龙宿,你那朋友遇见的,可能是个套牌船。”

      “……”

      “你看这里没有我们的剪刀手符号。”

      龙宿面无表情道:“三月时间,也足够重新制旗。”

      “你们儒门的人,疑心都这样重吗。”剑子叹道,“这布料我倒是曾经见过,你要是信我,就跟我一同出海吧。”

      “……”

      “不否定就是同意了,走啦走啦。”剑子去拉他,“若有半句虚言,我这条命便是你的。”

      龙宿鬼使神差地地没有拒绝,等到他水土不服想要拒绝的时候,船早已连岸都看不到了。

      所谓上船容易下船难。这是一个多么美丽,哦不,奇妙的误会啊。

                                         ——TBC——

标题是FGO德雷克的宝具名。(我对大姐头爱得深沉)

龙哥他可是,注定要成为先天号船长的男人(喂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