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七情阵(上)

一开始起名叫情坠豁然之境(字面意义上的)然而觉得太耻了还是算了

时间定位在两位先天还不那么先天的时候;是个跑偏的KUSO【谜之尴尬

1.

       三月初八,惊蛰。

       宜嫁娶,宜迎宾;忌出行,忌动土。

       隆隆春雷自天边滚过,端坐内室做早课的剑子仙迹闭目凝神,默念的清静经最后一个字稍稍走了点音。

       修道之人对自然时令分外敏感,就算足不出户,仍能觉出今年惊蛰的雷声似乎……有些特别。

       绵长气息吞吐而出,剑子将拂尘甩在肩上起得身来,临窗看去,右眼皮突地一跳,不禁倒退一步。

       窗外有一物,是从天而降的黑质落石,平滑圆润,稳稳当当杵在豁然之境的大门口,端得怪异。

       剑子揉了揉眼睛,数百年来活得豁达开朗,并不认为一块石头会给他带来麻烦;早春风紧,尽管还没影子,剑子却知道远处有人不请自来了。

       不请自来的人当然是疏楼龙宿。说来也怪,儒门繁文缛节最是复杂,出入来去一定要礼上几礼,但像他二人这般交情,太极打得风生水起,俗礼却免了许多。剑子姗姗来迟时毫不客气,龙宿来找他也连帖子都免递,顶多双岔路走到一半,剑子就已经做下待客的准备了。

       起初龙宿十分好奇,路上还顾着看周围的花花草草,总觉哪个地方藏着要飞回去通风报信的符咒;终有一天将话题聊开,他这行径却教剑子忍俊不禁起来。

       “龙宿,你想多了。”剑子递过一杯茶,“道门人并不会过度依赖符咒,只是因为你来时和你不来时,风中所含的气息不一样而已。”

       “哦?”龙宿半信半疑,笑着摇了摇头,“这世上恐怕只有剑子汝会这样讲。”

       “哈,这是事实——我现下所说之‘风’和你日前所言之‘情’,正是绝配啊。”

       上一次的“风情”之论尚未告一段落,剑子垂眸沉思,门外已经遥遥响起熟悉的儒音了:

       “剑子,几日不见,汝竟要转投吾儒门之下吗?”疏楼龙宿止步于那块奇石之前,眉目弯起,溢出藏不住的笑意,“如此醒目一个‘情’字立在门口,是给谁的礼物呢?”

       宜迎宾,忌动土。

       黄历上只言片语蓦然闯入脑海,剑子波澜不惊地步出门外与龙宿并肩,方才发现石头正面有个龙飞凤舞的“情”字,写得潇洒漂亮,却不是他熟悉的笔迹。

       “就当是天赐之礼吧。”剑子将这顽石与惊蛰雷声一同从天而降之事说给他,“你们儒门的异闻典籍,是不是也会记录这种事情?”

       “有倒是有,不过仅就今日情形,还差些火候。”龙宿似笑非笑看着他,“连天都要为汝多添这一笔,莫非是因为剑子汝太过无情?”

       “唉,龙宿你这样讲,就太令人伤心了。”剑子侧过头去,黝黑石头上嵌着浅绿粉白的花一样的图案,远观低调,细看华丽,连带衬得那个字都摄魂夺魄起来。

       “多情之人自有无情之处,汝以为呢。”

       “你的另有所指,剑子自会收在心里认真思量。”剑子一甩拂尘勾住龙宿的扇柄,“还不入内一叙吗,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

       龙宿并不恼,他一抬手,华扇化光消失,拂尘尾落了空,自然而然垂在剑子臂上。他行在剑子身后,金瞳之中的神色越发深邃起来。

       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剑子啊剑子,汝若是这样想,恐怕就大错特错了。

 

2.

       第一场春雨落在惊蛰的七日之后。

       细雨润物无声固然讨喜,但缠绵得太久就会恼人。眼见恹了快一天也该动动身子,龙宿走到疏楼西风的雕花窗前看过去,雨帘之外有道人影撑伞而至,从回廊尽头倏地化了光落在自己面前。

       “剑子仙迹,何事如此心急?”

       他很少看见这样的剑子,挚友相交太久,哪怕失了一点点的从容,都会落在他眼里。

       白衣道者收了伞靠在檐下,二人隔窗相望,减了的那一点点从容却是被龙宿读不透的复杂情绪替代:“龙宿,你还记得豁然之境的落石么。”

       “吾没有健忘的毛病。”

       “这便是了。”剑子一字一字道,“当前豁然之境已经降下七块落石,不知好友是否有兴趣前往一观?”

       “嗯?”龙宿确实被他勾起了兴趣,“和吾见过的那块一样么?”

       “材质相同,内容相同,字体不同,位置亦不同。”剑子一手撑着窗沿,“金石之学我照你还差得远,虽有绵绵细雨,想必困不住你这条龙吧。”

       龙宿冷笑一声,掌心覆上剑子手背狠狠一按,人已跃出窗外站在廊下,并趁剑子甩着手腕的时候取来了伞撑开。剑子是念旧的人,油纸伞面宽大而结实,一角染了团墨渍,被人就着点开绘了一片竹石小景,笔法虽稚嫩了些,构思却分外精巧。

       “文人伤春悲秋,真是很特别的情怀啊。”剑子被他拉入伞下并肩而行,“龙宿,那窗台早几百年就用不着你跳了,怎的突然想起要这样出来。”

       “是念旧,更是——情趣。”这两个字由儒音送出,从喉内至舌尖轻巧一点,带了些不同寻常的暧昧,“比起这个,汝不如说说那些石头的状况吧。”

       “自惊蛰开始,每天或早或晚,都会多降落一块。”

       “今日呢?”

       “还未曾见到。”

       “那便是……已经有七块了?”

       “然也。”

       “位置呢?”

       “并无特别,总归实在豁然之境。”

       “汝说内容一致?”

       “篆隶楷行草样样都有,如假包换。”

       “哈,七个情字……”龙宿蓦地笑开,“剑子,汝以为今天会有第八个么?”

       “若是有,龙宿你就是最好的见证人了。”

       “旁观者清,这不是很明显的事么——仅一个情字,已经不够汝悟的了。”

       “唉,龙宿啊。”剑子的脚步顿了一顿,“我突然有些后悔带你来了。”

      “可惜为时已晚。”二人临近豁然之境,龙宿像想起什么似的,“剑子,这第八个,可不一定是‘情’字了。”

       “嗯?”

       “七情六欲五毒四象三生两仪一太极,统统降下来尚需一月,吾担心汝那一亭一屋被误中靶心啊。”

       “难得难得,有朝一日居然能听见龙宿你胡言乱语。”剑子连连摇头,“你的术数算筹居然能屡试高分通过,实在令我好奇。”

       “托剑子道长的福,易数推演之法好用得很。”

       “你用周易去推算筹?”

       “有何不可?”龙宿傲然道,“这些触类旁通的东西,掌握特定方法,便是事半功倍,更何况最近几年夫子爱出选择题,那更省事,只需要占一个结果便可。”

       “当你的师尊,真是世间难事。”

       “难道汝不是?当年汝的师尊为何将汝留在豁然之境自行散修?”

       “……龙宿,收伞吧,雨不下了。”

       “话题转得生硬,说明汝心中也是这样想。”

       龙宿收起纸伞交还剑子,二人身前身后的雨幕渐渐散去,晚霞照影,一片不分彼此的绮丽。

            ——TBC——

【FT】

1、情坠西风和情坠疏楼都有了为什么不能有情坠豁然之境(揍

2、玩过SIMS 3 的玩家是不是都经历过自家小人被陨石砸死这种无力吐槽又无可奈何的事……

3、文科生远离数学和周易太久了,就当龙哥掌握了玄学的秘密吧hhh学生时代的互补和双修多么美好(被希酱加持过送给妮可的考试用笔洗脑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