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文评】关于《木偶戏》,以及我爱的他们

       不知道起啥题目好,给听安姑娘《木偶戏》的文(biao)评(bai)

       这个故事,可以说成故事,从开头到结尾,看他们眉眼顾盼,前世人化成偶,今生偶化成人,跌宕起伏夹杂各种喜欢;也可以说成是戏,从开场到落幕,一点点交代前因,一句句描述心情,就算是墓里抖出的尘埃,也在字里行间一点一点地落定。

       这便是他们——原本就是木偶戏,文里仍是木偶戏,要么隔一个戏台,要么隔一个尺寸;只是无论隔了什么,都不能阻止名为爱的情绪。

       一直爱听安笔下的剑子,温和善良,随遇而安,有出人意料的灵动,情不自禁地教人喜欢。开头时一度以为是带点恶搞的悬疑,本来对木偶和人型无所畏惧,唯一有一点点怕的就是见过的动起来的戏偶,看剑子热情洋溢地学习养偶常识,十分有趣,又好奇他们之间有怎样的过去。

       于是前世今生来时,那样平淡的语句叙述,前一秒还十分在哈哈哈哈,后一秒就被狠狠戳中。

 

       剑子只是有些微微的遗憾。不为身死人手,只为思念一个人。

       点横竖勾撇捺折提,一笔一划写成了一个名字。那是他的仇人,也是他的友人。他与他离别前满是愤恨,待到再见时——

        大概是下辈子了吧。

        剑子静静闭上了眼。他一直到死都没有再见到龙宿。

        龙宿也是。

 

       哦还有,梦醒之后剑子问龙宿:“你为什么变成木偶?”龙宿说:“因为汝啊。”

       追到这里不敢往下多想,亦不敢随意回评;我是矛盾且麻烦的读者,坚持认为情感情节逻辑过程都是比结局重要百倍的东西,会自行脑内七零八落的章节,甚至会跟着剧情期待BE和虐。以前的墙头太多,每一对CP都是因为虐点而萌上,因此也对悲剧情有独钟。龙剑不算例外,又是唯一的例外。霹雳文包那么多,龙剑龙十几年来存下的粮那么多,长长短短的看了不少,却没几篇能把我虐到;真正戳中虐点、翻来覆去回味的,除了一篇剑子中心的狭路七记,就再也没有了。

       求之不得、知音绝弦、生老病死、相忘江湖、相爱相杀、参商两隔不能长相厮守等等所有我能想到的虐梗,放在龙宿和剑子身上,仿佛都是轻飘飘的玩笑一般的先天情趣。苦境那么大,四十米长大砍刀比比皆是,被盖了章的先天不死系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历过,从九皇座到天罪是多么一个圆满的故事啊。

       直到看了这一篇,蓦然发现在他们的相处里,轰轰烈烈的爱恨离合不是真的虐,最平淡最细水长流的轻描淡写才是。语言太贫瘠难以描述这种感觉,再看下去,又在龙宿的独白里沦陷不能自拔。

 

       重新出去的时候,旧日的雕梁画栋已经不在,人们早就换了衣服的样式,没有男人再留长发,女人再裹小脚了。人群喜气洋洋地满里面外张罗着搬东西,为终于要摆脱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而开心,龙宿驻足于屋脊的鸱吻之上,俯身看着这些短命而脆弱的生灵,突然觉得他们或许又是坚韧的。

       大概那人就是喜欢他们这一点,才如此放不下着世间吧。

 

       时间与我而言是永恒的虐点。从废都物语到三体,从七侠五义到全职,过去的悠悠历史,未来的茫茫宇宙,万千生灵终究抵不过隐于幕后的时间。它掌握所有的节奏,使人生使人死,也使人走向疯狂与极端。我如此在意龙宿的永生属性,以致最初入坑时BE之心分外坚定。我以为这点心思过于隐秘,没想到能在这个章节里相遇。惊蛰之后万物复苏,我那恶劣的期待虐的心情也跟着复苏起来。

       龙宿将白鹤与祥云深深刻下,纵不相见也是生同衾死同穴。大概这是一种必然的永恒,木偶化身提醒着他过去的一切并不是全没了,盛者必衰,生者必灭,但飘零的尘埃可能是千年前不复相见的那人曾经倒卧过的那片黄土,落在千年之后推门而入的掌心里,流转着将爱意延续。

    

       后来剑子知道了,原来这双眼睛的主人也不是一直看着他的,有时,二人也会分道扬镳,背对而行。在梦里,剑子死时心心念念都是一个人。那种不舍与绝望隔着无数岁月的风和尘,同样能将现在的剑子狠狠击伤。再后来,他梦到了难得失态借酒消愁的自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死前依旧念着的那个人已经不是他的好友了。第二天早晨,他醒过来时是快乐的。那种快乐带着恶意,因为他知道之后龙宿必然也和他一样绝望与不舍——阴差阳错之下,他的死,成了对龙宿最好的报复。

       哪怕经历了反目与相杀依旧如此肯定,这是对自己决然的自信。

       自信什么呢,剑子想,大概是他爱他吧。

       他爱他,亦如他爱他。

       高山化为平地,旧日的风光都以变作尘土,再精雕细琢的高楼也有腐朽不堪的一天。但是没关系,哪怕龙宿一双鎏金的眼睛变成血红的颜色,依旧能跨过山水越过春秋,重新找到他。

       虽然……虽然惊悚了点。

    

       读到这一段泪流满面,即使在看了很多遍的现在也仍然如此。我心里的剑子就是这样自信,龙宿也是;这种自信不仅是对自己,也是对对方而言的自信。他们不会畏惧分离,他们深深知晓彼此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存在,却永远不可能是自己的唯一。我很难给他们之间的感情下一个定义,友情太淡,知音太窄,爱情太肤浅,他们的世界终要有其他人来去,要归结成一个包罗万象的词汇,大概就是爱吧。

       人心生来偏向,我是剑子本命,但萌起CP来又是个攻控的双担,时间久了可能趋向于平等的清水无差,尤其在龙剑这种有来有往的相处里,见不得任何一方委屈。看多了追逐剑子的龙宿,反而会厌倦疲惫。我希望他们平起平坐势均力敌谁也不输给谁,连关怀都是收好了记在心里再加量回赠;我希望剑子是豁达开朗不是懂装不懂,龙宿是把握机会不是一味相随;我希望久候剑子的龙宿有时也让剑子久候,拖龙宿下水的剑子有时也被龙宿拖下水。

       有朝一日这些想法渐渐满足,实在喜不自胜。终于见到一个坦诚的剑子,他会率直地回应龙宿半开玩笑的调戏,他不否认过去的自己,更有将现在和未来握在手心的能力。他们都是一样的人,敢轰轰烈烈不顾一切地爱,也敢轰轰烈烈不顾一切地伤害。选择做出了就会负责到底,不曾回头看,不会为过去后悔,哪怕天地之间只剩无端思念。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剑子手中收紧,就好像他在几十天前初遇龙宿、将他带回家那般,将整个木偶拢在身前。他心里没有了先前的焦虑,反而平和了下来。若龙宿回来自然是好,若龙宿消失也没什么好怕,不过是下次再相见。

      下次再相见,自是金风玉露,然后相逢相知,相守相爱,就好像以前那样。

    

       剑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像往常似地欲盖弥彰,反而郑重道:“那就换我去找你。”

       龙宿的心跳漏了半拍。

       他大笑出声,踌躇满志到好似卸下了什么重担,又好像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决定,将万端思绪都藏在笑声中,畅快淋漓又徒生悲凉。剑子凝神细听,几乎被里面所蕴含的复杂情感所灼伤,恍惚之中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又指尖流水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龙宿,”他郑重道,“你知道的。”

       剑子指了指自己的左胸,那是心脏的位置。

       龙宿用鼻尖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呼吸暧昧地充斥着两人的鼻端与嘴唇之间,近乎乖巧地回答:“嗯。”

       吾知道汝爱吾,所以这次换吾死。

    

       圣踪抬起手,好像是往自己的心脏那点了点,宽大的袖袍几乎遮住了他全部的动作:“我记得你最后俯下身来,对我说,痛就对了。”

       站起身,圣踪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又笑道:“我知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剑子被我杀死的时候,也是这么痛的。可是龙宿,上辈子你能为他做到这一步,现在你和我说你要合作?哈!你们真当我圣踪是傻的吗?”

       龙宿也跟着轻声笑了起来,好像圣踪话里那个人不是他,温文尔雅得好像同道之人在聊风雅之事:“汝知道被困在墓里是什么感受吗?”

       “什么?”

       “只有自己,别无他物,被困在一日能走三百遍的墓里。吾知道外面有风,外面有山,外面有飞絮和雪,可是又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就像知道吾在等待,却不知道等待之物是什么,会不会来,会不会不来。”

       龙宿抬起右手,轻轻往垂下脑袋的剑子白绒绒的头发上点了一点:“吾的确爱他。所以吾杀了汝。可是吾也没有那么爱他,所以与他反目成仇,看他只身涉险——汝看,吾最爱的还是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自己,当他威胁到吾的时候,就可以,舍弃了。”】

 

       龙宿说:“没了汝,画画只是无趣了一点点,品茶只是无趣了一点点,吟诗作对也仅仅是无趣了一点点。可是这些一点点加在一起,会把人吞噬掉,这比困在墓里更让人难以忍受。现在吾心中最重要的也是自己,吾只是,不想再无趣一次了。

 

       戳心戳肺的段落太多,那是关键时刻绝不会欲盖弥彰的剑子,那是共同对敌时生死相随的默契和信任,那是独自一人被埋没在无数个一点点里却仍旧怀着期待的龙宿,那是入坑半年以来我深深爱着并终将一路长情的他们。

       即使一个在世上轮回百转,一个在地下等待千年,拂去尘埃之后总会拨云见日,不是“恍如”隔世,而是真真正正地有长久的时间流过去了;峰回路转之后总会迎来柳暗花明的重逢,一切该来的都会如约而来。

       本来想趁423码个拆文包记录的,一激动只写了这一篇评,有些语无伦次还请见谅(我真的不是在催番外><

    我是一个虐点笑点各种点都很奇怪、很容易被戳中又很难被戳中的抖M,感谢 @听安 让我能在深夜哭出来。

--------------------------------

【一点与文评无关的感想】

    无比庆幸自己入坑时风雨已经平息;无比庆幸他们不算太冷,恐怕也不会大热;无比庆幸龙宿与剑子在苦境的腥风血雨里逍遥甜蜜地过了十三年并仍将把发糖进行到底,也无比庆幸这个tag之下能遇见这么多温暖又温柔的姑娘们。

    祝他们幸福,也祝每一个人平安喜乐。

    晚安。


评论(12)
热度(33)
  1. 听安我将死于第一万个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感动感恩比哈特,我去跑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