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龙剑】道士捉鬼(1)

起名无能,清(fa)明(tang)文,对天发誓这是个HE小甜饼

 

    山水无名,山中的道观亦无名。

    疏楼龙宿手里拿了一张拜帖,身后背着一只书箱,跟着佛剑分说来到道观门前。

    门上的匾额歪斜着摇摇欲坠,木门半开半掩,佛剑分说一脚踏入,院落里杂草丛生,似是荒废已久。

    “此处无人?”

    “无人。”佛剑分说淡定地答,“正是无人,才会荐你过来。”

    龙宿有些无奈。他这朋友虽然可靠,却耿直得不善言辞,二人难免对一些问题产生龃龉。他只好收了帖子,随佛剑走了进去。

     院落实际上很大,正中间三间房坐北朝南,阳光甚好,又十分清幽。后院一条小路蜿蜒通向山上,若非有人带领,就算是龙宿,恐怕也很难找到此处。

     他转了一圈,观里的三清像还是干干净净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焚香味道,看似无人,又像有人常住。西厢的床头上叠着整整齐齐的素白道袍,屋角落一只青铜丹炉,柜上挂一柄剑;东厢是客房,笔墨纸砚、灯火烛台都是齐备的,仿佛此前的主人分明知道他要来。

    龙宿毫不客气将紫藤书箱放下,拿竿子支开了窗户。窗外佛剑分说立于庭中一棵桃树之下,初春生机盎然,漫山遍野都是浅淡的薄绿,微妙地有些合适,又微妙地有些违和。

    “好友。”龙宿喊他,“西厢的主人何时归来?”

    佛剑转过头来,缓缓道:“你且住吧,他不会回来了。”

    龙宿不解:“汝说的不会回来,是他另寻别处建观,还是……”

    “是你想的那样。”佛剑双手合十,“温书之余,从后院去山上,便能知晓了。”

    龙宿叹了口气,似乎十分可惜。

    “那道者姓名呢?”

    “剑子仙迹。”佛剑推开山门,“这里远离尘嚣,你大可安心。若有问题,传信给我便可。”

    “好。”龙宿点了点头,又问道,“是他让你引我来的?”

    佛剑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他只说:“我是剑子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

    木门吱呀呀地开了又合,僧人的背影再看不见。龙宿取出怀中叶笛唤了一声,有只红喙翠羽的青鸟落在他肩头,朝空气里没有人的方向婉转鸣啼。

    “好聪明的凤儿。”龙宿微微笑道,“连汝也发觉,这观中不同寻常了吗。”

    唤作凤儿的青鸟拍拍翅膀,点了点头,算作对主人的回答。

 

    除却门前荒乱的庭院,道观里十分清净,连收拾东西的时间都省了。过了午,龙宿独自一人踏出后院信步山间,草色疏朗,暖融融地点在心弦上,着实无比愉悦。

    再走得远些,那令他万般好奇、佛剑却不愿言说的真相,终于随着对小路的探索浮出水面。

 山坳里竟然埋着一座孤坟,低矮得几乎被丛生的墓草淹没;一抔黄土隆起小小的坟茔,石碑十分粗糙,只歪歪扭扭刻了剑子仙迹四个字。龙宿拨开杂草,背面果然并无墓志,恐怕起初只是一块无字碑,不知被谁刻上了名。

    他默然肃立,不再前行;忽地头顶沙沙作响,一只白毛小猴三蹦两跳蹿下来,当着他的面抢走了墓前放着的野果。龙宿原本因为剑子未曾谋面便已逝去而有些怅然若失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仿佛死亡不再是难过的事了。

    ——如果他还活着,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龙宿笑起来,露出浅浅的酒窝。在剑子的事情上,他难得地不想去问佛剑分说;不过可以想象,这位道者一定是很有趣的。虽然不知他去世多久,但此时仍有人惦念着前来祭祀,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也该心安了。

   为了答谢借住这段时间也好,为了照顾山间的小动物也好,龙宿暗自决定,每天要过来走走,顺便也带些祭品过来。

 

    山中无日月,时间过得飞快。

    龙宿很快习惯了午间夹一卷书提些吃食去后山。小猴子胆子一点儿也不小,接受了投喂便不再怕他,甚至肯在龙宿默读的时候跳上墓碑,从他身后装模作样地蹲上一会儿。每每天光黯淡,正好一本读完,龙宿望一望那石碑,对并不存在的剑子道别,施施然下山回家。

    几天下来,龙宿隐隐感觉道观里不只有他一个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龙宿毫不意外,甚至还有些期待。他平日涉猎甚广,除了儒学经典,没少读过闲杂的书,更学了一身精湛武艺;据说罡气过盛,鬼神一类的异物便不敢近身,是以既不害怕,也不避讳。

   事情来得说不上诡异,只在每一个细节里透着提醒的意味。比如他记得出门时明明已经扣上了书箱,现在却敞开着,桌上半本读到九歌的诗集也不知不觉地掀过几页;比如天色已晚,萦绕在三清殿里的焚香味道浓郁了些,长长一截香灰被脚步震动,扑簌簌落入尘埃。显然不是他点的。

   龙宿从耳房绕回东厢。水缸重新注满,窗前一灯如豆,桌案上用布巾包着两个番薯,伸手一探竟十分温热。似乎有人在他回来之前做好了一切,又悄无声息地离去。

 

   凤儿从他身后飞进来,起初在屋子里打转,最后落在窗台上。它看了看龙宿,又将视线投向窗外无垠的夜空。龙宿本想跟着过去的,却中途停住了脚步——他看见青鸟安静而温顺地低下头,像在接受谁的爱抚。

    “剑子…仙迹?” 龙宿下意识地念出这个名字,“是汝吗?汝还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

   夜色仍旧是夜色,龙宿走到窗前,凤儿对面本有凉风吹过,此时那团空气却比他伸出的指尖还要热一些。

    轻柔,温暖,润物无声——那应该是,属于剑子仙迹的温度。

                         ————TBC————

断个后路,争取这几天撸完……这个特别想写的梗不能再仅自己可见了orz

下一章点我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