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与归

给 @明菱 《笑忘书》的G,恭喜完售~

去年写时庆祝剑子出山,今年大概就只能庆祝剑子退隐了。您二位好好过七夕好好发糖吧www


        山雨欲来风满楼。
       剑子仙迹执一青碧瓷盏坐于亭中,穿堂而过的风鼓起白衣,却不是夏日应有的凉意。盏中几粒莲子,清盈盈的,苦涩莲心早就择出去,沁了蜜似的甜,又刚刚冰过,一碗下来,便教人忘了这闷热少雨的时令了。
       墨云如斯,非是吉兆。
       其实心中早有分寸,他如此,恐怕龙宿也如此,要不然就不会拖他来这深山密林之间的所在了。说是避暑,谁知道那尾龙打的什么主意。
       剑子仙迹的一大优点是从不多想。他随龙宿在此处住了月余,头伏本应闷热,但山里不同外面世界,时时都清凉舒适——打一窖冰,镇一壶酒,龙宿总有办法让自己分外舒适。白日里抚琴吟诗对弈饮茶,夜里挂几笼灯火,孤零零圈起一园地界,剑子少不了打趣,说龙宿这做法,与夜间引魂无甚分别。
       “剑子汝的想象力真是丰富。”龙宿华扇掩面,一派儒雅风流,“吾最想引的魂,现在不正是好端端在吾身边么?”
       ——连这样露骨的话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来,久而久之,剑子一并练就了面不改色心不跳听下去的本事,偶尔还能加上一两句回应以作反击。
       他放下杯盏,向远山之外看去。云层压得极低,青山顶上笼着一片不详的暗色。灯影朦胧,有个影子撞上他的影子,眼前忽地归于一片黑暗。
       “龙宿。”剑子拉开覆上双眼的手,“先天高人这般顽皮,不适合你。”
      “吾这叫返老还童。”龙宿坐在他身边,“还有‘老当益壮’,汝日后自然会懂。”

       剩下的部分走这里:

       下一篇我们争取中元节见……

评论(1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