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舌尖上的嗜血者(中)

龟速复健,仍然有病,并且没完

上一更

7.

 

趁着龙宿还没醒,剑子努力回顾《舌尖上的嗜血者》的内容。

 

后面一半主要说的是保鲜,一位蒙着面半遮半掩的妙龄女子对着镜头娓娓道来:

 

“众所周知,嗜血者在被捕捉击杀之后,肉质的保鲜成为一个很大的麻烦。聪明的厨师保护嗜血者的方法很简单,扒开松松的泥土,把吸血鬼重新埋起来,保湿,这样的埋藏方式就地利用自然,可以保鲜两周以上。”

 

谈无欲的教程和纪录片里都是这么说的。剑子想了想,他的道观另一边好像有一块荒废的空地,正好足够藏下一只带着棺材的嗜血者。

 

他拖着一口装着龙宿的棺材,揣着佛剑给他的菜谱,满心纠结地踏上了回程之路。

 

剑子本就生得一张严肃面庞,思考问题时眉心一蹙,搞得路人都以为他不是死了至亲就是死了挚友,甚至有人冲上来安慰,要他节哀顺变。

 

没有人知道他心心念念的是稀有嗜血者这么天然无公害,吃了在良心上会过不去的。

 

 

8.

 

豁然之境旁边有一条双岔路。

 

剑子吭哧吭哧把棺材扔到了双岔路尽头。地虽然荒着,楼阁的样子仍在,他拾起地上一块挡路的匾额,擦了又擦,“疏楼西风”四个大字依稀可见。

 

疏楼龙宿,疏楼西风,说不定这地方被撂荒以前真的是他家来着。

 

棺材停在树荫下,剑子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开始挖坑。等他挖好坑打开龙宿的棺材盖,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用“活着”或“睡着”这种概念来判断龙宿的状态太难了。他整天毫无动静地躺着,剑子认为古尘的丹药不会有这么强力的作用。

 

谈无欲固然满书跑火车,有一个点还是说对了的:再稀有的嗜血者,也没法摆脱对狗尾巴草的本能反应。剑子剪了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草,轻轻在龙宿手心里划了划。龙宿仍然闭着眼睛,却一把抓住了剑子的狗尾巴草,顺带也抓住了剑子的手指尖。

 

嗜血者一向冷血又执拗,认准了握在掌心里的事物轻易不会放开。麻烦归麻烦,知道他还活着,剑子仙迹终于松了一口气。

 

 

9.

 

埋下龙宿的第一周,剑子每天都会过去看一看。

 

待得久了,便觉得疏楼西风荒废的样子颇为碍眼,索性趁此机会打扫一番。他给匾额归位,清除庭院中的杂草,掸掉内室厅堂里积累的灰尘,把书卷一一搬出来晒。植物们被浇了水,竟重新焕发出生机来。

 

埋下龙宿的第二周,剑子不仅每天都会过去看一看,还会到他“坟头”上松松土,念一念日课。龙宿的睡眠质量好得离谱,似乎再没醒过,剑子又纠结又无奈,只能对着他的脸温习菜谱。

 

他的庭院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活计了,剑子一个一个几案整过去,意外在书柜和书柜的间隙里发现一把琴。琴被挂在侧面狭窄的缝隙里,擦干净后泛出白玉的通透颜色,重新调弦,音色清扬悠远,实为上品。旁边的柜子摆满琴谱,剑子随手拿了一本,信手弹来,隐约觉得调子熟悉。

 

这曲子剑子常听山下的孩子们唱,可是他弹了好几遍兰花草,越弹越觉得过意不去。在双岔路另一边的这些日子,他已不知不觉将疏楼西风的广阔庭院当做来自龙宿的馈赠;嗜血者的食用价值和其他价值不停在脑海中打架,吃,还是不吃,这个哲学问题的分量越来越沉重。

 

眼看最佳赏味期一天近似一天,剑子暗暗发誓,不论吃不吃,先让龙宿醒过来是正经。

 

 

10.

 

自古修道者云游四海八荒,广结良缘益友,剑子仙迹自然也不例外。他的朋友遍布各个行当,从中找出一两位医者绝非难事。

 

然而面对一口华丽丽的棺材,慕少艾觉得剑子明摆着是来找茬的。

 

中医讲的是望闻问切,嗜血者没呼吸没心跳,又一直久睡不醒,四法一下子去了三法。念在他和剑子是好到不能推脱的损友,心思一转,只好盯着疏楼龙宿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

 

剑子紧张兮兮地问:“药师啊,他这是怎么回事?”

 

药师终究是药师,没有药师治不好的病人。慕少艾呼呼一笑:“阿九,拿笔来。”

 

猫尾小童立刻从随身的竹箱里掏出纸笔递到慕少艾手上,慕少艾接过来,大笔一挥刷刷刷写了一张方子:晨昏各一吻,三日可见效。

 

剑子一头黑线:“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慕少艾说,“嗜睡是嗜血者的常见病,如此可解,古方早有记载。不信你去查《苦境千族方》啊。”

 

剑子见他说得信誓旦旦,终于付了诊费,恭恭敬敬送慕少艾和阿九离开。

 

而剑子不知道的是,疏楼西风的大门一关,阿九便憋不住了:“少艾少艾,你为什么骗他?”

 

慕少艾眼睛一瞪,作势要拿烟管敲他:“胡说,药师治病救人,怎么会骗人?”

 

“《千族方》根本没提到什么晨昏各一吻,我昨天刚翻过。”

 

“阿九,你这叫做‘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嗜血族一旦嗜睡,只有极端的刺激才能唤醒。”慕少艾娓娓道来,“换句话说,我让剑子仙迹揍他一顿,疏楼龙宿一样会醒。”

 

“……”

 

“可是你想,剑子这么善良,对着一张美人的脸,怎么舍得下手揍他呢?药师我这样做,也是一片医者仁心。”

 

“少艾,难怪教主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阿九捂着头一蹿老远,把慕少艾远远抛在后面,“你不骗人的时候真的不如骗人的时候可爱。”


————TBC————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