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龙剑】与君书 (4)

前文:1 2 3

为了跑剧情弃一章双线 文青龙大大的信下次再说(喂)

【剑子仙迹】

   不论集境道境苦境,道门关人的地方总是大抵相似的。这是间由茶室改成的暗房,门口一道重锁一道封印,让门内的人完全不会傻到想去冲破它们。窗只有一扇,高而狭窄地嵌在墙上,即使不是紧紧关着,也容不下哪怕一个小孩子爬出去。蒲团、灯烛和茶水倒是象征性地备着,只是在这完全封闭的空间之内意义不大。

    龙宿一言不发地打量着四周,剑子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没关系,这地方和苦境差不多。”

    龙宿看他一眼:“看来汝是轻车熟路,宾至如归。”

    “还有心情说笑,你也差不到哪里去。”

    “是汝先为吾出头,对于吾而言,算不得亏。”

    剑子却道:“要是早知我有要为你出头的一天,我就算把你打晕,也绝不要你跟来。”

   “现在计较这些,对吾二人而言并无意义。”龙宿目光锐利,“剑子,汝接下来打算怎样?”见剑子沉默不语,龙宿又道,“虽然吾不知人间道场发生何事,但汝在顾忌,是吗?”

    “这嘛,是个很长的故事,还得等几位前辈放我们出去,再和你细细道来。”

    龙宿听他这样讲,虽然好奇,却也不再问了。

    “汝还心心念念着出去惹是生非么?”

    “既然能好好地进来,肯定也能好好地出去。”剑子冲他一笑,“只是免不了还要委屈你。”

    龙宿冷哼一声:“就知道汝这白毛老道打算的绝无好事。”

    “咳,好友啊,忍一时风平浪静,汝不是也这般想么?”

   话音落时,剑子低喝一声运气在身,白发白袍被一阵宏大气流鼓起,瞬间将二人立足之地包围。龙宿一惊,只见剑子那从未出鞘的古剑携着雷霆万钧之势向自己飞跃而来,心里顿时明了剑子之意。指尖凝气,一点一回一接一推稳稳当当化解剑招,掌风烈烈,竟将剑生生逼回剑子那边去。剑子并不恼,心念指引之下,古尘飞旋着在室内四壁擦除火花,龙宿的回招也不落下风,缠斗的阵仗十分骇人听闻,处于中心的两个人却浑不在意,即使有人顺着顶上的小窗向里看,也只能看到“厮杀”得不可开交的场面,绝不会想到两人相视而笑的样子。

    “剑子汝真是过分。”

    “不过分一点怎能引人注意呢。”

    “汝还想打多久?”

    “嗯,看心情——”

   未等龙宿哀叹,剑子忽然撤去了剑,足尖点在墙上,整个人便向他冲来,手上捏的道诀赫然是结印的姿势。龙宿本能地想要抗拒,剑子却并未直封心脉,而是沿周边外沿的几处穴道温柔地划着圈注入真气。

    “剑子汝……”

    “对不住了。”剑子道,“这是不得已的办法,要汝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啊。”

   龙宿心里一暖,断了抵抗的念头。剑子所行之法与他功体并不冲突,那道气走入三经,是要在他周身形成一种无形的保护。

    “笑话。”龙宿饶有兴味地看他,“吾难道会怕区区几个道士么?”

    “耶,这就是你多想了。”剑子笑道,“汝也是读书人,难道不懂攻心为上,兵不血刃的道理?”

   下一刻剑子脱出龙宿掌心,身形一动,已是到了斗室另一侧。这边龙宿一掌拍飞了几案,那边剑子一剑剁碎了茶壶,禁闭室大门轰然开启,进来的人是弘道,推门的瞬间被逼得连推数步,待气流散去,才看见剑子一手紧锁龙宿心脉,龙宿面具之下的半张脸却是比来时更加苍白。

    “你们……”惊讶于满地狼藉,弘道不禁担忧起来。

    “不用担心。”剑子语气淡漠,“我已制住他,情况紧急,请带我去见清微前辈。”

 

   集境的三清殿剑子此前曾经来过,他还记得座上清微、清涟、清蕴三位道长,只是不知今日能说项到何种地步了。弘道领他进殿,内堂里果然是那三人端坐,眉目间均有郁郁之色。倒是清微见了剑子,稍有缓和,令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汝来何事?”

   “晚辈有一事相询。”剑子答话谦然有礼,他看一眼立在旁边的弘道,清微使了个眼色,小道士忙跑出去关了房门。

    “现在说吧。”

    “上人令守静前辈带弘道去寻的人,可是笑封君?”

    提到这个名字,三清上人皆是动容。清微肃然道:“汝果然聪明。”

    “上人谬赞了,剑子只是在意好友去向,若他平安无事自然是好,但是……”

   “实不相瞒,笑封君离开三清殿已有一年之久。”清涟道,“他心中守道,与先前吾门中之道亦有龃龉,尽管如此,万道论坛的拜帖,吾们仍然给他留着。”

    “他是否真正去过道心湖?”

    “吾等不知。”

    清微垂下的双眼没能避开剑子的视线,他向那三人深施一礼:“剑子愿代弘道寻回笑封君。”

    “三清殿的事,何时需要外人插手了?”

   “是三清殿的事,却也是剑子的事。于情,笑封君是剑子好友,有知遇之情;于理,若他知晓人间道场一案的线索,寻出真凶不是龙宿,那龙宿白白跟到集境,岂不冤枉。”

    剑子声音不大,有几分低眉顺目的意思,话语之中却含着不卑不亢的倔强,让人无从反驳。

   清微的语气不自觉地软化了些:“吾知晓你的实力,只是……你能找到他么?你知道现在的笑封君实力如何、居于何处么?”

    剑子抬起头,眼神坚定:“我不能完全确定,只求放手一试。”

    三位上人彼此对视,许是觉得剑子言行可信,便也点了头。

    “如此也好,但汝这一行一定小心,吾等已经通知三境道门,三日之后,在人间道场公审此案。”

    “剑子明白,多谢上人指点。”

    “但那邪魔之人须得留下。”其中一人忽道。

    “这是为何?”

    “即使他与人间道场无关,也暂时无法洗脱守静之死的嫌疑。”

    “即使放他离开,三日之后,剑子也定会带他来人间道场。”

    “汝一定要如此坚持么?”清蕴叹道,“汝的师尊,难道没有教过汝放下执念?”

    “是剑子冥顽不灵,与师尊无关。”

   一时无人说话。三清殿里双方形成沉默的对峙,剑子掌心渗出冷汗,他们之间隔着七步的距离,不进不退,无声坚持。

    “汝去吧。”许久,终于是清涟开了口,“让弘道解开禁闭,速去速回。”

    “剑子……多谢三位上人成全。”

 

   龙宿仍在室内,盘腿端坐,似在调息。剑子反手关门,悄然走到他面前。龙宿闭着眼,双唇紧抿,像努力隐忍着什么,连手指都攥得泛白。

    “龙宿,”他忙在龙宿对面坐下,“我刚刚离开,可有道门中人为难你?”

   “不曾。”龙宿并未看他,挤出这两字却十分艰难。剑子生怕临走时施下的护体气罩于他有碍,再度凝气运掌,游走于龙宿身前,却发现施为之处全无回应,汇入的真气也宛如石沉大海。

    “你……这是被人冲开了么?”剑子低语道,“是谁?”

   龙宿没有回答。剑子等得心焦,刚要再问,龙宿突然握住剑子施力的手,缓缓睁开眼睛,剑子看见他金色瞳孔深处居然嵌了丝丝缕缕的血红。

    “是吾。”龙宿说,“是吾自己,汝走之后,再无人来过。”

    “这……怎么可能。”剑子虽觉龙宿的气息陌生,却也不抵触他有些僭越的动作,“是我又害了你么,龙宿?”

    “剑子汝啊——”龙宿的话语像一句戛然而止的叹息,“汝可知道,这世上有种纠缠,可以穿越生死,永世不休?”

    “就算以前不知,现在听你这样讲,也就知道了。”

    “如果汝是其中一方,汝会怕么?”

   “不会。”剑子另一只手去摸龙宿腕脉,探到恢复如初的跳动,心中也放松了些,“你不再受地脉影响,这是好事。”

    “汝不想知道原因么?”

    “哦,为什么?”

    “只有一种解释,汝之功体,能助吾缓解集境的压制。”

    剑子心中疑惑:“所以汝想到了纠缠之说?”

    龙宿唇畔含笑,再不肯继续这个话题了:“汝这一去,谈判的结果如何?”

   “三日之后,人间道场将举行公审,我要在此之前寻回故人,或许可以找出凶手。”剑子道,“但他们的要求是,公审之时,要你在场。”

    龙宿笑意渐冷,仿佛一切尽在预料之中。

    “你可以先离开集境,他们已经解开了这里的禁闭。争取到现在的结果,我……”

    “汝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不是么?”龙宿道,“汝就那么放心,认定吾三日后会回来?”

    “不回也无妨。”剑子缓缓道,“我本来就没想让你回来。”

    “嗯?”

    “刚刚见你出招,我就知道,无论人间道场还是守静,那都不是你。”

    “汝……为何如此笃定?”

    “迟到那三日,我们一直在一起,不是吗?那一案范围甚大,你没可能有时间做这种事。”

    “那守静呢?”龙宿不依不饶,“他的小徒弟可是言之凿凿,说他亲眼所见。”

   “他伤在剑招。”剑子只好道,“且是道门路数一击必杀的剑法,起势之人必须右手持剑,才能造成这种伤势。一来你非道门中人,二来你惯用左手,所以,不可能是你。”

   “可是剑子,汝真的确定若吾持剑,便会用左手么?”龙宿冷声道,“汝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剑子道,“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么?”

    龙宿默认了他的回答:“所以若吾不来,汝怎么给人答复?”

    “我自有方法,不劳好友挂怀。”

    “剑子,过分的自信,就是任性的范围了。”

    “耶,这不是自信。”剑子拉起龙宿,“这是——信你啊。”

    “剑子仙迹。”龙宿认真地说,“吾不会走。”

    “为何?”

   “三日期限,你要去哪里找凶手?就算能找到,他会跟你回来?”龙宿二指压在剑子唇上堵住他的欲言又止,“别和吾说汝认识他他是汝的故友之类的话,若是连人间道场都能轻易毁灭,汝孤身前去,是打算把命豁出去还是把心掏出来给人家看?”

   剑子只觉唇上一凉,一脸的不可置信:“龙宿,想不到你竟这样了解我。”他摇了摇头,松开龙宿的手,转身又道,“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就不会想到,我既知凶险,又怎会让你和我同行深入集境?还是趁功体无恙,速速离开此地为好。”

   “吾刚刚说过,吾或许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剑子汝啊。”龙宿闭上眼,不去看道者在他面前露出的修长脖颈,“而且汝还欠吾一个故事,说要在路上讲给吾听,难道这一进一出,就忘了个干净?”

    ————TBC————

实在不想去看笑封君的cut 所以请忽略所有来自集境的bug

希望不要拖到423去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