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与君书(2)

2.

【疏楼龙宿】

          世间万事总有代价,一步难以预料的棋,便是造成万劫不复的开端。

          成为嗜血者,自此拥有万世不灭的身体,匹敌黑夜的强大力量。一夕得来,本以为是扳回一局的吾,彼时尚未意识到力量背后潜藏着的危险深渊。

          是该信一次汝的小心谨慎,吾提出建议时汝难得地激烈反对,却仍旧挽不回吾执意一试的冲动。

          是赌局,是冒险,也是心甘情愿。

          吾等先天人,相比于凡人已经活得太久,红尘俗世一成不变令吾厌倦。汝的太极,吾的巧辩,虽常来常新,吾却更好奇,若有一日吾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又将是何种局面?永世无法逃离的生死纠缠,最为知己的人也是最强大的敌手,该是多么有趣啊。

          但是这个游戏,并未如同一开始所想的那么简单。

          吾自入黑暗深渊,未知的威胁仍然存在,之前的根基未能存续,庞大儒门需要新的秩序。吾等来了汝的和解,却又气汝太过分的善意提醒。在吾重新找回可行之路时,汝——却不知所踪。

          纵使先前曾知汝历经浩劫,数度伤重,终究是知晓生死、知晓去处的,有消息在,吾便安心;可是汝音讯全无的日子里,吾再度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世间再无知己,居然是如此可怕的事。

          领悟到那种寂寞的吾,终于开始担心了。曾经认为只有获得更加长久的生命才有资本与汝一世逍遥的吾,渐渐体会到永生背后的可怖。凡人无法对抗时间带来的衰老和死亡,吾却无法对抗时间带来的永恒生命。这是多么讽刺的事啊。

          吾囿于这无尽的永恒,时间洪流比海水深重一千倍一万倍,它密密匝匝涌来,看不到尽头,从外而内一点点将人蚕食吞没。吾眼睁睁看着它接近,无法脱离它的拥抱。那是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的、比混沌更加混沌的存在,先是指尖,再到胸口,一点点使人窒息。每每这时,吾只能想——还好是吾在承受这一切。习惯了伤春悲秋的自己,这苦痛不过是在书卷中再多添一笔愁绪,作为汝未来打趣的资本。

          时间之海中的航行不知又经历了多少年,早已无法用“甲子”或“轮回”这样的单位来计量。吾的疏楼西风恐怕亦不能称作疏楼西风了。吾日观星沉,月隐云现千百回,有些变化万千的事物,于吾眼中也是一成不变了。

 

          谈不上恐惧或愤怒,或许只是出于好奇,有一段时间吾曾经想要尝试死亡。

          冒出这个念头的吾蓦然想起,反噬禔摩的第七个早晨,吾身在闍城,发现了第一颗不一样的珍珠。它比之前的任何一颗都美丽,在发钗上投射出幽幽的暗紫光华。吾对镜自视,本应为这华丽而欣喜,此刻却并无此等心绪,反而是毫无来由的恐慌。接下来是第二颗、第三颗,吾眉目容颜亦日渐变化,不知这是否属于嗜血者体质带来的副作用。它们日复一日愈发精致,吾却觉得这并非自己最初想要的结果。包括更加鲜艳的龙印、更加华美的衣冠,吾不喜用此类词语形容男子,但属于暗夜的阴柔之气,越发令吾自己都觉厌倦了。

          吾因此而烦恼,汝却并未在意——驻颜之术多少人求之不得,好友汝竟为此想不开。无论汝变为什么样子,都是吾之挚友,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啊。

          一语点醒梦中人。吾不禁感慨,汝这修道人,总是将一切看得太透彻,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为汝担心。

        

          已经过去太久,古尘留下的伤口早已无迹可寻,唯有记忆几经洗涤仍旧鲜明。吾不屑于自伤,那段时日便交出儒门,学汝云游四海。彼时汝正闭关修复功体,吾之所为,汝竟不知。吾西至昆仑,北上天山,苦境四至走遍,这次游历让吾深知,世上再无可以真正杀死吾的办法——除了时间和寂寞。

          不,纵是这两样,也顶多磨灭人的心智,而不能于真正意义上消去吾的肉体。经过莫汉走廊一役,汝多少也体会到了这种感觉吧。一向置生死于度外、无法弃万丈红尘踏上修仙之道的汝,应该是一早察觉了这一点,才以毕生修为施下那样的法术吧?

          轮回百苦,吾知晓汝的拳拳心意,吾二人的生死纠缠,此生难结,下一世亦然。

 

【剑子仙迹】

          “汝这去向,是要回道门么。”

          “果然瞒不过你。”

          剑子与龙宿同行三日,渐渐是往苦境中原去了。这三日之中,剑子对龙宿渐渐改了最初印象,他对事淡漠,不像入世之人;对苦境地界熟悉得很,似乎曾经来过,却又和他之前的认知不甚一致。他操一口儒音,作风隐隐有王者风范,两人免不得共宿一处,却不曾见他摘下面具。这样一个全身写满谜团的人,与自己居然脾气相投,相处起来,似已有千百年前就已经熟识的默契。便是如眼下这般,两人说不清道不明就走到一处,一路行来,全无归期所限,偶尔遇事,剑子看不过便出手相助,反是龙宿作壁上观,不忘凉薄打趣他难断俗尘。

          俗尘又岂是那么容易说断就断的呢。剑子心中哀叹,当年师尊就是因这一点迟迟不肯放他下山,好容易修够了年限,出门总是忍不住一腔热血,道尊纵然生气,也百般无奈,只好袖手作罢。

          管是管不了的,放他去吧。前来串门的玄宗掌门按了道尊的手,汝这徒儿,汝心里清楚的,迟早有一日……

          道尊面露寒色,末了叹道,早知如此,我便不该收他为徒,或者干脆毁去他一身根骨……

          哎呀,好友,汝又是这说辞。玄宗掌门笑道,现在提起,不嫌太晚了么?

          于是道尊不再说话。当时尚年少顽劣的剑子仙迹捕捉到师尊眸中一丝不忍,难得地乖觉。

          龙宿不知剑子心中想起往事,只见他神游方外,不禁问道:“剑子,何事苦恼?”

          “我是在想,回去怎么面对师尊。”

          “嗯?”

          “要是带了汝回去,八成又要被他老人家念。”

          “这倒好说,汝大可将吾分道而行,一人回去复命,到时他要杀要剐,吾自然不拖累汝。”

          “唉,龙宿好友,”剑子扶额,“你真是好狠的心。”

          “汝咎由自取。”龙宿道,“吾抢汝生意,汝抢吾钱财,难道不是扯平?”

          “分明是你要求过高,餐风露宿非汝风格。”

          “汝知道便好,拐吾同行,又不肯买单,吾实在看不出汝之诚意。”

          剑子一时语塞,半晌方道:“怎会,待到镇上,吾自会做东。”

          “好友,汝这句话,让龙宿很是期待啊。”

 

          再行三日,便到了道门齐云山下。既是自家地界,剑子一派神清气爽,纵是久来闭关未回有些物是人非,也难掩眉目中喜悦气息。龙宿跟着剑子走街串巷,这道门山下的小镇不愧是人杰地灵之处,旗肆小铺中过往人士多少都清俊出尘。离远便见有家铺子外面挂一“面”字招旗,正值用饭时候,摊位上人头攒动。

          剑子知道龙宿不喜人多繁杂,冲他一挤眼睛,却是“放心”的意思。只见剑子上前和老板说了几句话,便有个伙计领他们从前堂门后穿过。后院与前院显然是两个世界,草亭之中恰好是两个人的位置,园廊和门扉隔开一切喧闹,安安静静宛如世外桃源。剑子引龙宿坐,敛了袖子先倒杯淡茶与他,龙宿不禁佩服他的细心了。

           “汝且稍待片刻。”剑子道,“这一家的牛肉面着实美味。”

           龙宿这一次是信的,能人巧匠大隐隐于市者有之,也亏得剑子这样性格,才能寻到这般地界。谈笑之间,已有小二端盘过来,放下两个白瓷粗碗。

           ——一碗清汤面,两片青菜叶,几点碎葱花,唯一的亮点大概便是那颗摊得很整齐的蛋了。

           “果然好面,原来牛肉面是没有牛肉的。”龙宿语带笑意。

           “龙宿此言差矣,你吃老婆饼难到能吃出老婆不成?”剑子一脸严肃正经。

           “好个剑子,吾要对汝改观了。”

           “耶,非是剑子有意诓汝,而是这家店之前的老板,本名就叫牛肉啊。”

           龙宿刚抄起筷子,闻言手一抖,面条悉数落回碗中:“吾收回之前那句话,不是对汝改观,而是——大大地改观。”

           “唉,既然好友汝执意如此,我也只好接受了。”剑子叹道,“难道几日相处,汝改观得还不够么?”

           龙宿一哂,低头专心吃面。汤汁入喉,龙宿眼睛一亮,此汤看似清淡无味,到口中却是回味无穷,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法炮制。剑子见他没了下文,金瞳之中满是餍足神情,也垂头吃开,并不时解说。

           “这家的和面手法特别,加了料在面里,看是看不出来的。”

           “蛋是新生的素蛋,做面的麦子是自己耕种,几道工序下来,每个环节都很简单,这百十年下来却是把每一步都做到了极致,也实属不易了。”

            也许是因为话说得多,剑子比龙宿吃得还慢些,龙宿眼看着他一根一根挑面条,心念一转:“剑子,汝这般细致,莫不是因为……”

             剑子打断他:“龙宿,麦提醒我了。”

             “吾早说过,若吾令汝为难,吾在山下等汝便是。”

             “你是我的好友,这倒不算什么。”剑子道,“只是吾这次回来……”

              

             第二天一早,收拾停当的两人直奔齐云山上去。剑子似有心事,龙宿有些好奇,也不说破,一路只观风景。是日风清云朗,山中灵气大盛,隐隐可见道家山门。剑子一路遇见不少熟人,免不了介绍龙宿这位途中偶遇的好友,一来二去,龙宿也习惯了入乡随俗式的照面,却仍旧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敌意。

             无错,正是敌意。龙宿心中了然,大抵剑子担心之事也不过如此。

             “龙宿。”临近道尊居处,剑子不着痕迹握一握他手腕又松开,“既来之,则安之。”

             龙宿点点头,递了个“吾懂”的眼神给他,视线交汇,终是心安。

             殿中点着极淡的檀香,中居一人鹤发斜眉,青衫颀长。听得剑子入内,方转过身来。

             剑子朗声道:“师尊,弟子回来请安。”

            “好说。”道尊捻须而笑,“这位想必是汝的朋友了吧。”

             龙宿见过礼,剑子把龙宿如何除妖之事讲了,道尊只点点头,赞龙宿少年有为,必是英才。龙宿一本正经地道了谢,剑子却差点笑出声来。末了,道尊掏出封帖子交给剑子,剑子接过一看,熟悉的封面熟悉的材质——却是万道论坛又要开始了。

            “昨日送到门里的,汝不在,为师替汝接了。”

            “那我明日启程。”剑子想起昨日他二人恰好都在镇上,好在不曾招摇,否则可是大大不妙了。

            “未必急在一时。”道尊笑意盈盈,“依徒儿你那变幻莫测的速度,明日、现在或者几日之后,本无甚差别。”

            龙宿见剑子吃瘪,心情大好,只是道尊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有些复杂的宿命感。

 

            临行之时,二人下得山去,剑子被几个师弟叫住。

            “师兄留步。”为首的一个挽他袖子,“请师兄借一步说话。”

            剑子对龙宿说了句“稍等”,与师弟们退至一边。

           “何事?”

            几个师弟纷纷把目光投向其中一人,那少年递过一道咒符塞在剑子手心里:“师兄实力虽强,却也不可无防人之心——那人身有邪气,恐怕……恐怕不利师兄功体。”

            语毕,竟飞也似地掉头跑回观中了。

            剑子一愣,那张笼在袖中的符咒似有千钧之重。龙宿其人正邪难辨,武功又十分诡异,相处这许多时日,他怎会看不出来?龙宿既敢毫不避讳隐去儒音与自己同归道门,师尊又怎会不知?既然信他不会作恶,便合该一信到底,坦诚相待,只是要辜负师弟们的一片苦心了。

            指尖微动,丹朱符咒无声无息在掌中化为灰烬。

            剑子若无其事走向龙宿:“我们走吧。”

             ——TBC——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