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刀戟戡魔录】关于药师和羽人的观后感

两部分一起放,一个是药师的朋友圈,另一个是羽人的PTSD(大雾

药师退场心疼了好几天还没缓过来,螣大爷又莫名其妙地被收了,需要冷静orz


一、慕少艾的朋友圈

(一)朱痕染迹

        朱痕是少艾最后的退路,是知音。少艾的朋友那么多,唯有对朱痕真真正正地毫无保留;朱痕也是最了解少艾的人,毕竟不是谁都能毒舌到一语成谶。药师可以任性地向朱痕托付一切,包括阿九,包括羽人,甚至可以谈笑间寄下身后事。他二人之间,言语描述多半分都是嫌多;这种静水流深的感觉令人很羡慕啊。

 

(二)南宫神翳

        南宫神翳或许应该算刀戟最大的一个谜。堂堂翳流教主,出场太少,留白太多,一千个观众心里得有一千个教主,恐怕也有一千种南宫认的相处模式。当年翳流颜值巅峰最后只剩一副枯骨固然使人惋惜,但更多的,恐怕是好奇吧。(以下皆为脑补)

        认萍生自控力和心理承受能力都很强悍,不会任由自己对教主轻易泄露真情。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爱南宫;反过来,南宫也决不会轻易相信认萍生,没理由翳流教众都不信一个外人,只有教主一个人信。正常的态度应该反过来才对,认萍生确实一度任劳任怨做过许多大事,醒恶者之流都认为不容易,偏傲娇的南宫不觉得。所以认萍生挺恨他,又不好当面怼,和他争是实在无法掩饰的本能,人前都是冷面少言下手狠,只在南宫面前火爆任性。这种模式反而让南宫神翳觉得认萍生不好征服,越是这样越有征服的欲望(忍不住想起了骨箫的“多爱一个人,多恨一个人,就多想XX一个人”……orz)。

        所以在少艾的墙头里,南宫教主是唯一一个(个人)认为可以当情人的角色。情人嘛,一开始不需要谈爱的,单纯的利益与算计,步步为营,可以交身却迟迟不肯交心;等到一步不慎交了心,既不愿承认,又为时已晚。故而南宫神翳之于认萍生,顶多算一段年少无端的荒唐韵事,互相伤害也好,风流放纵也罢,总归回首已是百年身了。

 

(三)阿九

        阿九之于少艾,虽非血亲,却有比血亲更深的情意,对比恨不逢一家真是天大的讽刺。少艾会上山会出世,一开始就是为了治阿九的病;会起肖(我坚持认为婚礼之后某一段少艾也是跟着羽人起肖的状态)会赴死,羽人的意外是直接原因,对于阿九的矛盾好像也可以算一点点助推力。要怎样面对,能不能被原谅,恐怕少艾自己也很矛盾啊。

 

(四)羽人非獍

        羽人是少艾最难懂的一段友情,少艾嘴上说把羽仔当朋友,剧里也掏心掏肺赚足了眼泪,我却一直觉得他在把羽人当儿子养,只是怕他不好意思才这样说的orz

       1、枯骨状态的南宫神翳初见慕少艾,有问一句“那孩子估计也已经长成比你更加俊美的青年了吧”(大意如此,原话不记得了),是指阿九,也就是说南宫神翳知道阿九,却不知道少艾对阿九的封印;如果阿九不是天生半心,大概也和羽仔差不多大了。

        是以少艾倾注在他身上那种近乎执着的关注,多少有几分注视着成年之后的阿九的感觉;是以羽人心情忧虑时独坐落下孤灯抚琴,少艾提酒造访,他是唯一一个能与羽人共情的人——少艾背对雪原饮酒的心情尚不可知,但他的PTSD多半也就是翳流往事了吧?是以鬼梁天下丧子要羽人偿命,少艾竟愿意以身相代——那一份就算逆天也要护羽人周全的情义,应该是超乎友情而近乎亲情,所以鬼梁天下读懂了落下孤灯的慕少艾的心情,才难得地显露伤心?(没看奇象,不知道鬼梁天下后面多坑,但是这件事上不能说他错)

       2、霹雳的蜜汁时间线和蜜汁年龄

        女人的年龄是谜,到了霹雳里,男人的年龄也是谜orz

        少艾应该是不小了,毕竟不是先天不死系;但是羽人貌似比鹿王少艾鬼梁缺爷他们小一辈,似乎有说F4都应该是20出头,参照恨不逢22和南宫神翳关于阿九的描述,翳流覆灭大概也是近20年的事?那认萍生呼风唤雨赋雅风流的时候羽仔恐怕还在罪恶坑没出头呢orz

        3、羽人与少艾初遇的场景虽然颇为言情,但少艾苦等三个月对羽人说的话是“羽仔,我家阿九啊,每次讨不到糖吃的表情,就跟你方才说你不需要朋友一样”。这种微妙的感觉还是更像父子,所以如果说鬼梁天下要为鬼梁飞宇报仇,少艾是理解他的;越是理解,越能明显感受到他保护羽仔的心情不亚于鬼梁家那两位……(不说了又是一把刀

         →所以啊,虽然觉得少艾逗羽人很有意思,但这两个人如果开起车的话……还是有种乱【神】伦的既视感orz

 

(五)白毛坑人组(素/谈/剑)

        这几个智商担当,都是心里清清楚楚知道少艾要做什么,但是因为太清楚而无法阻拦。

        对于少艾,不插手他的选择,就是最大的帮助。

        少艾的执念素还真肯定知道,谈无欲一转眼就能猜到,身处残林的剑子恐怕也能想到个八九不离十。

        ——细细品来觉得这样好像更虐啊【跪

 

二、关于羽人非獍的心结

        被某百科误导的我,一直以为婚礼上的羽仔重现了弑母的情景,把鬼梁飞宇当成娆女霏霏误杀;但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弑母是个意外他却又杀了一遍、为什么婚礼当场羽仔砍的是鬼梁飞宇而不是言倾城。一脸懵逼地往下追,看了剧才反应过来心理疾病说是成立的,但根源不是这么回事啊。

        首先回顾一下羽仔惨兮兮的童年经历:

        1、盗夔獠翾被春霖境界的鬼梁家和言家围杀,娆女霏霏带着羽仔进入罪恶坑;

        2、娆女霏霏在罪恶坑重操旧业养儿子,羽仔心里苦;

        3、没有遇见孤独缺之前,羽仔被老妈揍、被小朋友欺负,但一直隐忍不吭声;

        (公孙月已经算老江湖旧恶人了,初入罪恶坑尚觉其中凶险;而羽人囿于年龄和身份地位,在罪恶坑活下来更是不易。实际上羽仔并非单纯的“命硬”,而是足够聪明,至少察言观色满分,也有坚定的心思,不会轻易受人挑衅。后来缺爷让他练功的法子各种匪夷所思,动不动就挑战羽人的极限,但羽仔知道师父没恶意,再难也都扛过来)

        4、鬼测天算当场算出羽人命格里七劫三限,被孤独缺揍;拜师之后,娆女霏霏还是会打羽仔,而且下手不轻,羽人仍旧不反抗让她打。

        这里的“不反抗”,一方面是羽人与母亲相依为命,他本就重情;另一方面多少是受了七劫三限的影响。他能忍住从不管孤独缺叫师父,多半也会给自己立下“不在母亲面前动武以免误伤弑母”的规矩,这两件事是一个道理。

         5、羽仔回忆杀里出现的几个镜头,大致是三恶首出言不逊挑羽人,羽人没说什么重话,但是娆女霏霏明显是站在三恶首这边的。

         复(nao)原(bu)一下当时的情景大概如下:三恶首找上门来,不仅是要和娆女霏霏酱酱酿酿,其尺度最小也是个S【虾米】M之类的,美其名曰大人的情【虾米】趣,越痛才越快乐。但羽仔毕竟当时只是个孩子,不懂这些特殊服务中的特殊项目,于是那两个人的“你情我愿”在他眼里就变成了“三恶首欺负我娘,我要保护她”。这样一冲动,难免就冲上去阻止;三恶首被打断了心情肯定不好,再刺激羽仔两句,真刀真枪动起手来,羽仔难免就忘了“不在母亲面前动武”这件事。更糟糕的是娆女霏霏居然也不反对三恶首动手,羽仔被逼无奈杀了三恶首,惊慌之下误杀娆女霏霏,那真心是个意外。

        大抵孤独缺一早知道老三那点见不得人的爱好和羽仔重情的脾性,又对自家徒弟的本事有信心,干脆撒手不管任羽仔跑出去;忠烈王就算不是出身罪恶坑,简单听一遍羽仔的描述也知道真相如何,才会给他改名羽人非獍。但羽仔一直罪恶感深重,甚至因此更加拒绝婚姻以及婚姻之前的爱情;又因为排斥爱情而对爱情懵懂,更无机会想通当日之事中间的关节。这里的剧情十分精妙:某些偏好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没人能开口告诉他;鹿王少艾林主忠烈王一直不对他提起,最开始是他年纪尚小应予保护,后来渐渐就变成了一种习惯;还有就是可能也觉得这种事情需要他长大了经历爱情慢慢理解,好心的鹿王一直向羽仔卖小妹,不知是否有出自这个考量。

         对羽仔而言,婚礼是切入过去的一个点;回忆杀是黑白的,设定说娆女霏霏喜着红衣,三恶首抛开破玄奇那种画风,红是一种“诗意”的血色,如刀者落下孤灯的红雪。

         彼时的羽人,内心大概是想着“如果时间倒流回当初的情景,我一定会控制自己;有罪的是三恶首不是娘亲,我要保护她,只出一刀就不会伤到她了”——于是在那个迷失的幻境里,他成功地“救”了原本被自己杀死的娆女霏霏,某种程度上认清自己、完成了自我救赎;但在现实中,被他杀死的却是鬼梁飞宇,言倾城安然无恙。

          那场婚礼对于鬼梁家是一场意外,对于羽人来说更是一场意外——包含着转机的意外。如果没有清醒的落差和记忆的闪回,他永远无法摆脱自己的心魔。再加上以少艾为代表的朋友一次次帮他脱难,两剂猛药下去,羽人非獍才是正视过去羽化重生的羽人非獍啊。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