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南宫认】大梦(短fin)

极短,没逻辑,刀戟25集翳流教主复活那段的观后感


      南宫神翳从来没有真正地信过认萍生,即使是在翳流面对忠烈王大军压境的时候。

       西苗地界的瘴气是一道天然的屏障,能突破这道屏障,便意味着翳流中确实有个叛徒——连他们闭关时间都知道的叛徒。

      “好了,你下去吧。”认萍生面上神色如常,他一挥衣袖,烟管中飘出袅袅的雾来。

       来报信的人面容扭曲,倒在地上七窍流血,甚是可怖。

       “萍生。”南宫神翳话说得无奈,语气却实在听不出无奈,“你又杀人。”

       “反正我不杀他,你也会杀他。”认萍生勾起唇角,“知道这地方的人不多。”

       南宫神翳神色阴抑,不过认萍生说得没错,他们两个人,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此处是个密室,他们对坐,两只鼎下方燃着红色和蓝色的火焰;再有一个时辰新蛊就能炼成。

       但是在那之前谁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

       认萍生眉目低垂,黥印分明,更像是耀眼的诱惑,而非罪恶的象征。

       南宫神翳就是喜欢这样安安静静不说话不毒舌不杀人的认萍生。

       毕竟认萍生这样子的时候,太少了。

      “教主。”认萍生道,“等下蛊成……”

       刚刚得到的消息是,忠烈王军越过瘴气,翳流教众尽数抵御外敌。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没有人给他们试药了。

       南宫神翳笑了笑:“你来啊。”

       仿佛一个期待已久的答案。认萍生也笑了笑:“好。”

 

       他们已经很久不曾如此。人道翳流教主百毒不侵,却忘了神农尚且尝百草,历代教主也是吞下血泪试尽百毒,才有今日这般特殊功体。而认萍生原非翳流中人,初入教门时吞蛊坦坦荡荡毫无惧色,才勉强过了南宫神翳这一关。

       火渐渐熄灭,炉鼎打开,丹华之气冲天。南宫神翳与认萍生交换手中的蛊,这样特殊的时刻,试药也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欲直白而容易控制,情多变而难以捉摸。

       以情入蛊,本就是极难的事;偏这两人又是顶尖的制蛊高手,认萍生一直不甘心,他的毒他的狠他的不择手段一点不差落在南宫神翳眼里,让他屈居身下着实有一种凌虐的快感——不论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认萍生仰头,蛊虫入口,他深深呼吸,居然全无异样。南宫神翳对此十分满意,他也吞下认萍生的蛊,后者眼中满是疑惑。

       “你炼的是什么?”

       “情蛊。”南宫神翳悠然道,“萍生,你若真对我有情,自然会活得长长久久。”

       认萍生的脸色变了。

       “你看,你还是爱我。”南宫神翳突然开始呛咳,咳出来的都是殷红的血,抹也抹不净。他丝毫不在意,只是看着认萍生:“那么你呢?”

       认萍生不说话。

       南宫神翳抓住他的肩膀,低声问:“萍生,是不是你?”

       沉默也算是一种答案了。南宫神翳是个聪明人——多少有点了解认萍生的聪明人。

       “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萍生。”

       “我炼的是信蛊。”认萍生平静地说,“你若有一点点信我,你就会死。”

       “哈,好一个‘有一点点信你’。”南宫神翳狂笑,“我南宫神翳,只有刚刚你没死的那个瞬间信你。”

       “那也够了。”

       “萍生,你骗不了我,也骗不了你自己。”他扳过他的脸,额头抵着额头,认萍生没有躲,那样近的距离让他们的眼睛里深深落下无数对方的影子。南宫神翳冰凉的指尖点上他颊上的黥印,那个洗不掉的痕迹将成为他认出他的证明。

 

         先是吻,然后拥抱,云雨随之而至。南宫神翳仿佛要把他每一寸都记住,在认萍生的记忆里他从未如此温柔。

 

         “认萍生……你知道中原的慕少艾么?”南宫神翳的指尖在他胸口画圈,“你是他,还是他是你?”

         “慕少艾不会杀人,慕少艾不会用蛊。”认萍生淡漠地说,“我是翳流的认萍生。”

         南宫神翳一口咬住他的颈窝,他喉中的血和认萍生的血混在一处,有种令人眷恋的温热。

         “罢了。”他最后说,“我会记住你,永远记住你……萍生你呢?若我有一日身化枯骨……”

         认萍生似乎冷了,身子有些抖:“谁知道呢。”

         南宫神翳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揽住认萍生,认萍生敏锐地感觉到危险,下意识地推开他;南宫神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银色的刀,此时已没入身体,好在被他避过了要害。

         他大限已至,双方心知肚明,就算刀尖上存在爱意,也免不了彼此伤害。

         耳边的呓语声越来越低,认萍生按住伤口,听见他说:“萍生啊,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血流得麻木,麻木带来晕眩,但好在刀刃上并未淬毒,算是南宫神翳少有的手下留情。认萍生过了一会才勉强起身,踉踉跄跄去柜子里拿了药和布包扎伤口。

         铜镜里映出的仍旧是认萍生的脸,他化去所有修饰,慕少艾的表情,竟和认萍生一样的悲伤。

         那悲伤,是真的悲伤么?

         ——又或许,入戏太深,反会当真?

 

         丹炉重新燃起炽烈火焰,隐藏在翳流深处的密室付之一炬,火光里只有一个人施施然离去。

         再宏大的一场梦,也该醒了。

         ——————FIN——————


看到少艾退场的前一集,整个人都不好了

之前脑补过的南宫认片段,先丢再改,说不定看完我就去站朱慕了

一句话总结:翳流覆灭前夕,认萍生和教主打赌以情入蛊,双方不分上下,萍生输了情,教主输了命;然而清醒地活到最后也很痛

→果然被剧情虐得语无伦次 完全没写出“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的感觉【跪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