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主】豁然一生

关于破邪传21的不靠谱瞎写。

伪生子。有龙剑灵车漂移。夹带步雪。点开需谨慎。


1.

今天的云渡山很不平静。

前脚秦假仙抱着古尘来哭诉青阳子反水捅了剑子,后脚金蛾人拖着一个襁褓来找一页书商量对策。

一页书有点头痛。

秦假仙闭上了嘴。

——因为那个襁褓里的孩子实在太吵了。

而且金蛾人不得不用放大了三倍的音量冲他们俩吼:“豁然之境发生了什么?为啥剑子家里被拆得只剩下这娃儿了?”

一群人围上来,看起来刚出生没多久的奶娃儿骤然睁开一双金瞳,看了看周围一圈脑袋,继续放声大哭。

 

2.

青阳子说:“剑子仙迹豁然一生,也算不留遗憾。”

金蛾人说:“青阳子送古尘过来,究竟几个意思?”

秦假仙没再说话,脑门上开始冒汗了。

云渡山毕竟不是保育院,一页书满脑子古原争霸对应八岐邪神的事,他想到的东西也好不到哪儿去。

秦假仙是说剑子死了。

青阳子好像是说剑子生了。

中间一定漏掉了什么不可描述的情节。

道门的事他不算很清楚,但佛界早有先例,而且还不止一个。

一页书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秦假仙。

老秦心领神会——他也许会不知道青阳子什么意思,但是绝对不可能不知道一页书什么意思。

这孩子出现得十分诡异,秦假仙已经在心里把寻亲广告拟好了。

 

3.

碧雪妍自告奋勇要带孩子,当然,步军殇也不得不跟着一起带。

当天下午,苦境八卦报换了新版头的同时,碧雪妍的耐性终于达到了极致。

她看起来快哭了。

碧雪妍抓着步军殇问:“小孩子都不会累的吗?”

步军殇谨慎地说:“也许先天人遗传基因比较强大。”

碧雪妍说:“等会就算吃三顿夜宵也无法补偿我受伤的心。”

步军殇把她的爪子从自己胸口拽下来:“你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4.

苦境四大不可知:八卦传播的速度,飞书传信的信使,疏楼龙宿的家底,豁然之境的面积。

秦假仙不会想到,简单的一笔带过更引人遐思,就像留仙台的花魁,衣服穿越多,越容易让人想象布料下面身体的轮廓。

登报寻亲很快被传得神乎其神,从刚开始的“豁然之境主人离奇死亡,孤身幼子留待照看”发展成一场孩子血亲是谁的大讨论,甚至有人在茶馆里设了赌局。

而处于舆论中心的剑子仙迹早在小报面世之前就离开这里了。

他买了好酒好茶好肉好菜,打了个包背在背上,兴高采烈化光直奔龙宿好友的居所而去。

 

5.

疏楼龙宿这个人,可以说很有趣,也可以说很没有安全感。

有趣的地方是,他有一堆自认为可以提升生活情调的习惯爱好,就算独处也完全不觉无聊。

没有安全感的地方是,苦境极少有人能够分享他的有趣,龙宿对此十分满意。

他会认为华丽的贪婪是人的本性,也会觉得弱水三千只饮一瓢足矣。

此时此刻儒门龙首那一瓢弱水正在按他们先前约定的方式两轻一重地砸门,穆仙凤上前要报,却见自家主人抬手化掉绢扇,自卧榻上起得身来,全然不复先前疏懒状态。

雕花木门豁然洞开,一身血衣的道教顶峰笑意盈盈向他打了招呼。

“嗨,久见了。”剑子仙迹把一堆东西塞到龙宿手里,“龙宿你真是未卜先知,十斤狗血我都用完啦。”

龙宿觉得他这样子仿佛刚从凶案现场回来的被害人,心里不禁一沉,抓着他手腕便往院里走了。

龙宿边走边说:“是嘛,要不要吾再给汝拿十斤?”

 

6.

剑子仙迹常年在外匡扶正义,受伤早已成为家常便饭,龙宿看见他时,十次里有八次是不顺眼的。然而龙宿与生俱来把一种不顺眼的事物改造成顺眼事物的能力,所以他和剑子相处起来有一种难以置信的融洽。

龙宿把道者按在木桶边上,一件一件往下解被血染了的白衣。剑子摊成一个方便他动作的造型,一脸无辜,不打算解释,也不打算有所行动。

通常情况下,他们两个里龙宿是更擅长说话的那个;但是龙宿不再靠语言而是靠行动来验证猜想的时候,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止他。

哪怕那个想阻止他的人是剑子仙迹。

水温把木桶浸润得热起来,龙宿从道袍里拎出来一个血袋,破了一半,还在往外渗血。

剑子有点尴尬:“这个本来是想留着备用的,中了一弹,不小心打漏了。”

龙宿没什么表示,开始上手认真检查面前这具身体。

手臂,基本没问题。

胸口,基本没问题。

后背,基本没问题。

小腹,基本没问题。

大腿……

剑子抓住了龙宿的手。

剑子说:“等等,我本来没怎么受伤的。”

龙宿眨了眨眼睛。

“但是如果你再这样摸下去,可能我要憋出内伤了。”

龙宿手一滑,差点让剑子翻进木桶里。

 

7.

白毛浮绿水,龙爪拨一拨。端得是一片氤氤氲氲好景象。

龙宿穿得整整齐齐,剑子有一缕头发被他捞在手里,两个人隔水而望,龙宿鼻尖上一颗汗珠正在往下滚。

剑子又动容又愧疚:“龙宿,太热就别等了。”

龙宿却非常坚决:“都等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会。”

剑子站直身子,浑身上下都在冒白气:“那就……去你想去的地方等?”

龙宿明知故问:“什么地方?”

剑子说:“卧室,毛毛椅,还是你就想在这里?”

龙宿丢了块毛巾给他:“吾听说那可是曹门千子弹。”

剑子笑得神秘,近些年来,龙宿经常看见他的调侃,却很难看见专属于道门中人的狂气。

剑子只说:“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剑子仙迹。”

他或者用了道门的障眼法,或者是蜃楼云,他的古尘也被秦假仙拿去云渡山;又或者剑子和青阳子演的戏非是一场而是两场,然而龙宿觉得他如何做到这件事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总之结果是剑子累身又累心的短暂出道终于告一段落,被正派反派轮着揍一圈之后借机退隐,不用担心邪神为祸之类的大事,可以专注个人幸福了。

他们的相处模式也非一成不变,暴躁合该用平静安慰,太极打得太久便要返璞归真。此时此刻,简单率直的坦诚越发显得弥足珍贵。

龙宿说:“好,吾去卧房等汝。”

 

8.

剑子不是第一次在龙宿这里留宿,也不是第一次在留宿时做留宿以外的事。他们之间那一点心照不宣早已突破世俗规矩,先天总归是先天,身心素质俱佳,年龄都活成秘密,还是能在对方身上找到潜藏的自己,挖掘出无限乐趣。

龙宿帐中是和主人气质一致的华丽熏然,夜渐深沉,烛火仍留着朦胧的一点,聊以勾勒交叠的影子、融进暖人的絮语。

行至一半,龙宿忽地停止所有的动作。他双手撑在剑子上方,语气是难得的认真:“所以汝的狗血都用在谁身上了?”

剑子闭着眼睛说:“忘了。”

龙宿没继续问,但是剑子感觉到他似乎有些生气。

剑子补充道:“那么狗血的事,还是忘了比较好。每个人都有苦衷,你还想挨家挨户去报仇不成?”

龙宿冷冷地说:“是,吾没有汝宽宏大量的胸襟,汝难道忘了自己说过什么话么——惹上剑子仙迹,等同于惹上了疏楼龙宿与佛剑分说。”

剑子道:“话是这样说,但听这句话的人十个有八个已经死了。”

龙宿道:“那不是还剩下两个么。”

剑子无奈地叹了口气:“龙宿,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太记仇容易老得快。”

龙宿在剑子的叹息中终结了这个话题。当行动能推翻论证的时候,他们无需诉诸语言。

 

9.

当传言变成青阳子得剑子授意用古尘替人接生的版本时,青阳子实在坐不住了。

他不是不知道疏楼龙宿和剑子仙迹之间的关系,只是疏楼龙宿藏得太深,除了二位挚交好友,旁的人是找不到的。

不过今天青阳子的运气格外好,疏楼龙宿的居所没有拒绝他。大门打开一点,里面的红衣侍女探出头来。

“青阳前来拜访,有一事相询。”

“好。”穆仙凤正要回报,忽地听见深宅院落之中响起一声清吟。

疏楼龙宿虽不露面,却用了怒龙入海的传音之法,遥遥应道:“汝问何事?”

青阳子道:“剑子仙迹呢?”

疏楼龙宿道:“死了。”

青阳子心领神会,道谢告辞。

卧房里剑子早已笑得打跌。

龙宿说:“青阳子倒是有一句话没有说错。”

剑子问:“哪句话?”

龙宿说:“豁然一生,纵情快意,岂不美哉?”

剑子只道:“你要是再半路叫停,我倒不介意下回换你死第二次。”

 

10.

第三天上,总算有个女子找上云渡山来。

碧雪妍无比激动,尤其是在孩子在她怀里安然睡去不哭不闹以后。

女子紧紧握着碧雪妍的手:“太感谢了,那天我去采药,顺手把孩子放在树下……谁知道回来山头就崩了。”

碧雪妍也连声说:“太感谢了。”

女子临走也没搞明白碧雪妍要谢她什么,而步军殇的冷然在最后一秒被笑意破功。

碧雪妍突然反应过来:“步军殇!你早就知道那孩子不是豁然之境的对不对!”

步军殇一秒恢复原本面无表情的样子。

步军殇说:“剑子前辈要是真能培育出如此聒噪的孩子,我直播吃面具。”

 

11.

剑子无缘无故打起了喷嚏,根本停不下来。

龙宿以治疗感冒为由再度大规模投喂药品食品,并且认为退隐之后还是尽量少出门比较好。

——毕竟他们即使不用出门,也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

【FIN】

注:十斤狗血是斩魔录时期的脑洞→戳这里

因为是21集刚开场就打了,大概知道应该没事,但是越想越觉得心好痛,上一次刀戟1v3这次还是1v3…挠墙…

评论(2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