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 | 龙剑】阿尼马格斯的咒语(下)

情人节没赶上,只好赶新年了

4.

魔药本身不是问题,技术和配比也不是问题,材料才是问题。

龙宿撕了一张羊皮纸记录书上的方子,一边写一边在脑海中回忆哪些是这一刻他没有的配料。他当然知道在走廊两侧的储藏室里保存着很多稀有材料,或许他可以偷偷拿一点,等下周去霍格莫德补上。

白绒绒的猫头鹰在桌子上踱来踱去,显得有些焦虑。龙宿在它腹部的深色纹路上抚一抚,算作一种安慰。

"你真是个大麻烦,"龙宿说,"我从来没有违反过任何一条校规的记录恐怕只能保持到今天了。"

然而它像没听懂龙宿的话,从他的左肩跳到右肩,一副睡醒之后精力饱满的样子。

"好了,安静一点,我可不想被管理员发现在做风险这么大的事。"

这句话一样没有用,他不得不用一只手按住躁动的猫头鹰,并付出了被它在虎口上狠狠一啄的代价。

"这笔账要算在你头上,剑子仙迹。"龙宿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你不想变回去,是这样吗?"

鸟儿不再乱蹦,龙宿的态度影响了它,它终于在他的注视中安静下来。

"也许你更喜欢这个形态所拥有的自由,但是,如果你是他的话,我恐怕要对你说声抱歉了。"

龙宿合上书本,带走笔记,不顾猫头鹰表现出来的反对,一把抓住它塞进袍子,离开了图书馆。在巫师袍的掩盖下,禽类心脏快速的搏动让他产生一种微妙的错觉:约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



5.

变形治疗剂的调配过程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所以龙宿决定好好利用下午所剩无几的好时光。他带着猫头鹰在校园里漫步,主要是想到了值得信赖的另一位求助对象。

然而事与愿违,还没走到目的地,就远远听见山坡上传来一页书高亢的声音:"第三个!这个月第三个了!击球手等会留下来!"

可以想象,他和剑子仙迹的共同好友,院队的传奇击球手佛剑分说,今天也因为打坏了一只游走球被罚清扫魁地奇球场。

就像有些事情注定只能一个人研究,有些问题注定只能一个人解决。



6.

最后龙宿还是回到了地下的魔药教室,暗自祈祷不会有人发现储藏室丢了什么。

他向坩埚里加了些水,加热的过程中猫头鹰看起来十分焦躁,一圈又一圈绕着坩埚不停地飞。或许对于一只禽类而言,熬制魔药和下锅煮汤并没有什么区别。它最后停在龙宿对面的药架子上,一人一鸟四目相对,后者视线之中分明流露出警惕。

龙宿觉得他准备的材料有点下不去手了。

"这口锅与你无关,我保证。"他举起双手,希望他的猫头鹰可以读懂自己的意思。他很快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他们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处于忙乱的状态,忘记了鸟类需要进食这一最基本的需求。龙宿离开坩埚踏上讲台,再一次向它伸出魔杖。它审视着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飞了过来。

"你看,我们现在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龙宿轻声说,"你要出去觅食,而我要调配药剂,需要相对安稳的环境。"

猫头鹰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他建议的可行性。在地下教室里它一直没有叫(这很可能引起管理员的注意),龙宿对此已经谢天谢地了。

"所以我们需要给彼此留一点独立的空间。"龙宿从讲台里掏出一只沙漏,银色的流沙堆在底部,橡木框上标注的刻度刚好是他需要的那么多时间。猫头鹰伸长了身子去啄它,被龙宿温柔地阻止了。

"从现在开始你是自由的,如果你愿意,最好在沙漏计时结束之前回来。"龙宿打了个响指,沙漏倒扣过来。他挥一下魔杖打开地下室的窗户,外面有一道长长的斜向雨篷,不能过人,但是体积较小的动物可以轻松穿过它与地面之间的缝隙。鸟儿扑扇着翅膀,在龙宿头顶打着旋儿,终于顺着窗口飞出去了。那团小小的白色影子钻出雨篷之后,半扇窗子被它的翅膀拍打着微微摇晃,像一个经久不衰的叹息。

——他错过了一场约会,几乎浪费掉一天的复习时间,解决问题唯一的方法此时此刻正浓缩在面前的坩埚里。水渐渐热起来,龙宿把笔记和沙漏放在随手可以拿到的架子上,桌面则整整齐齐摆放着魔药原料箱:姜根、曼德拉草、狮子鱼脊骨粉、甲虫眼珠、白鲜,一点火龙的血。这是比参加一场O.W.L考试还要严肃对待的事情。

龙宿成绩一向很好,学艺之精最明显的体现就是魔药调配。再早一两年,剑子会有许多新尝试通过龙宿的手变成一个又一个魔药烧瓶,并在佛剑的飞天扫帚上广布世间。银色流沙一点点漏下来,坩埚之中不时升腾起各种颜色的烟雾,他几乎不需要去对照笔记,在抄写的时候那些步骤已经被记在心里了。

"最后,逆时针搅拌三次,加入一小块月长石,你将得到一份草绿色的治疗药剂。"

没错,就是这样。龙宿按照笔记磨好月长石放进坩埚,那些液体呈现出健康的草绿色。与此同时,猫头鹰飞回地下室,如龙宿所愿,它严格遵守了关于时间的约定。自由飞翔和觅食这两件事使它看起来精神了许多,此刻它冲着龙宿直飞过来,在他面前丢下一样东西。

龙宿睁大眼睛,本能地抽出魔杖,然而那已经太晚了。

一只死老鼠从猫头鹰的爪子里落下来滚进坩埚,这一锅东西顿时发出一声闷响,液体飞溅出来,一人一鸟就地躲闪,勉强逃脱了被淋一身的命运。

龙宿坐在椅子里,死死攥住他的魔杖,做了一晚上的工作就此报废,而毁了这一切的小家伙收起翅膀,无辜地盯着他,显然它并不知道自己出自好心的邀功(或者单纯是想和主人分享食物)行为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魔杖尖冒出一串火花,那是来自龙宿的愤怒,不过被勉强克制住。他深吸一口气,凝视着面前的猫头鹰:"剑子……你是认真地不想变回去了吗?"

猫头鹰拍了拍翅膀,龙宿终于觉得,人类和鸟之间还是存在种族代沟的。



7.

"清洁一新。"

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龙宿难以置信地回过头,面前举着魔杖的人因为小跑而有些气喘,但此刻无疑是喜悦的。剑子仙迹套着三年级时的旧袍子,小腿上方明显地短了一大截。坩埚里失败药剂的证据随着一个清洁咒消失无踪,猫头鹰快乐地叫了一声,不停地在两个人中间转来转去。

"这是怎么回事?"龙宿不想承认,刚刚的一片混乱使他内心经历了巨大的失落,甚至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我最后认为你还是会回到这里。"剑子收起魔杖,显然也在努力平复情绪,"真是特别的一天,我们从早到晚都在错过。"

"错过?"龙宿马上意识到所有错误的起源了:猫头鹰,或者猫头鹰的传信。但他还是想听剑子亲自解释这一切。

"对,从哪里开始呢……我说的惊喜是它,昨天我去邮局寄信见到的。"剑子拍了拍猫头鹰,"它很聪明,也认主人,唯一的缺点是太毛躁了。好不容易我提前到一次,它不到三分钟就打翻了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剂,没有味道,但是很难去除痕迹。"

龙宿想起他见到的袍子,他甚至没有检查上面是否有和剑子写小纸条时使用的同样的药剂。

"所以我写了留言给你,要你带着猫头鹰穿过密道去霍格莫德等我。"

"等等,"龙宿打断了他,"霍格莫德?你什么时候写过这样的留言?我只看到一张关于阿尼玛格斯的小纸条。"

"让它衔在嘴里的,方便让你看见,也能避免它发出不合时宜的叫声。"

"没有。"龙宿坚定地说,"也许掉在哪里了……"

剑子绕过书桌,捡起地上的长袍抖了抖,左侧口袋里果然掉出来半张羊皮纸。

"要是我没有把衣服拎起来,或许还能看到它。"龙宿叹了口气。虽然剑子早有打算,但猫头鹰还是叫出了声,并因此失落了最重要的纸条。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因为它的叫声,自己才意识到它的存在,也就无所谓对错了。"所以你一直在霍格莫德?"

"不是一直,我没有等到你,就回学校了。我发现你不在魔药教室,猫头鹰也不在,如果你来过,它十有八九是和你在一起。但我没有你们公共休息室的新口令,就先去了图书馆。"

"哈,完美的错过,然后呢?"

"图书馆当然没有,我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佛剑,就顺便让他帮忙留意你的动向。他开始有些疑惑,不过很快答应了,也没有问为什么。"

剑子一面说,一面拉开椅子坐在龙宿身边。龙宿不声不响对着他的魔杖尖吹气,这是他需要冷静的前奏:如果他坚持留下来围观佛剑的训练,也许根本不用考虑如何偿还储藏室的存货问题,更不用花时间搞什么实际操作了。

"可是剑子,你怎么想到要回这里?"

"十分钟之前,是它来找我的。我看见它飞进雨篷里就跟着下来了,没想到你还在。它对你有好感,我很高兴。你不是正好想要一只猫头鹰吗?"

"但它也会让我想起这一天我都干了些什么。我以为……我以为……"

剑子从龙宿的羊皮纸笔记中猜到了端倪:"一定是O.W.L冲昏了你聪明的头脑,城堡里除了变形课教室都禁止阿尼马格斯变形,所以我要去霍格莫德,那里最安全,也足够近。"

"很好的想法,不过在那之前,我们有必要把今天份的遗憾清算一下。"龙宿放了一个漂浮咒,五颜六色的魔药瓶子浮在半空,闪闪发亮。朦胧的光影里,他慢慢环紧了手臂,在剑子耳边低声说:"白天时光不够,就让夜晚来凑吧。"



【True End】

直到很久以后,剑子仙迹仍然无法忘记自己第一次变成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时,疏楼龙宿那开怀的笑声。
如果猫头鹰有眉毛,此刻它们一定锁得很紧很紧。
猫头鹰怎么了?猫头鹰也是有尊严的!

————FIN————

又一个番外比正文写得快系列,想看魔药教授龙X黑户傲罗剑,这个算是前篇(?

顺祝看到这里的大家新年快乐汪!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