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阿尼玛格斯的咒语(上)

HP梗,恶趣味,OOC x 3

私设如山,不要在意细节,新剧使我只想吃糖


1.

       对于疏楼龙宿来说,混进一个空荡荡的魔药课教室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在高年级学生都会去霍格莫德的周六。他不喜欢玄空岛诡异的外星生物风格和电子化的装饰,剩下的几个去处里,吸血鬼客栈过于阴暗,幽灵间壁总是人满为患,以至于他和剑子仙迹每次的约会问题都在学校内部解决。左右霍格沃茨范围足够大,只要认真探索,总有新的发现。当然,摆在他们面前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O.W.L考试迫在眉睫,互相补习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剑子对变形术深感兴趣,这一次写信说在“老地方”见面,也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

       没有什么惊喜比两个死对头学院的级长在空教室里约会被人发现更加“惊喜”了。

       龙宿这样想着绕过一个拐角,面前有一条走廊通向幽深的地下室,储藏间门缝里透出一点腥甜的味道。门虚掩着,他为剑子的提前到来而感到惊讶。

       “剑子?”他试探性喊了一声,没有收到任何回应,但是只有他们两个会在这时候拿到钥匙。龙宿小心地走到一排坩埚后面,架子上堆满了玻璃瓶,有的写了药剂名称,多半是学生的作业成品,那里面的东西并不总是令人愉悦。

       剑子不在这里。

       就在龙宿打算检查门上是不是被施加了其它魔法时,鸟类的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龙宿拔出魔杖,声音是从窗户下面传来的。他快步走过去,地上堆着一件巫师长袍,有只白色的猫头鹰正努力从布料中钻出来。

       龙宿怀着复杂的心情拎起袍子——红色滚边,银色徽章,这件衣服的主人显然是剑子仙迹。猫头鹰扑棱着翅膀从下摆飞到半空,龙宿看到它的脚上绑了一张小纸条。字迹略有些凌乱,散发着药水的味道,字体却是他无比熟悉的。

       剑子的小纸条上只写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找到了阿尼玛格斯的咒语”


2.

       龙宿的低气压一路延续到公共休息室,他出去时只有一个人,却有一只猫头鹰和他一起回来。它跟在他身后飞了一路,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问它的来历。

       最好不要惹情绪低落的人,特别是疏楼龙宿,这几乎是整个学院的共识。

       龙宿挑了一把壁炉前的扶手椅,准备拆个巧克力蛙压压惊。他的猫头鹰停在扶手上,温和的灰眼睛默默注视着他把这个月拆出来的第五张魔龙祭天巫师卡扔进劈啪作响的火苗里。

       现在龙宿得到了一点勇气重新审视这只猫头鹰:它浑身雪白,腹部有三道黑色的纹路。头顶几撮毛倔强地立着,他很难不把这些特征与凭空消失的剑子仙迹联系到一起。早上复习过的变形术告诉他阿尼玛格斯的动物形态会与巫师自身的形态有关,他很可能要接受剑子就是面前这只猫头鹰的事实。

       他忍不住伸出手抚摸它白色的毛,鸟儿乖觉地站着,柔软温暖的触感从指尖传来,龙宿一时间福至心灵,他抓住了它,双手捧到眼前,终于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

       最重要的一点,毋庸置疑,这只猫头鹰也是公的。

       “剑子。”龙宿试探着叫了一声,猫头鹰跳到他的魔杖上,低下头啄他的手指,看起来像一种表达好感的方式。

        此时此刻,龙宿因为“剑子成功变成了阿尼玛格斯”而感到的开心已经被“剑子有可能因为意外变不回来”的担心拍死在了沙滩上。在他的印象里,剑子绝不会放任自己错过约会,那么剩下的唯一一种可能性就是,他在变形的过程中遭遇了突发事件,并且需要借助一点外力才能恢复正常。

       证据就是,这只猫头鹰在壁炉前面待了一个小时,只对龙宿的召唤有一点反应,剩下的时间都在对着炉火梳理羽毛,完全没有要变回去的样子,即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公共休息室一个人都没有。

       龙宿第三次从魔药课的复习笔记里偷偷抬头看它,他完全丧失了复习考试的心情。

       不论如何,他应该帮帮它。

       也许这只猫头鹰并不是剑子仙迹,但万一真的是,他们就要有更大的麻烦了。


3.

       霍格沃茨的图书馆并没有因为考试而人满为患,八个小时的日均复习时间快要把年轻的巫师们拖垮了,更多人愿意抽出一点娱乐时间,放松紧绷的神经。

       龙宿把猫头鹰藏在袍子里带进去,胸口鼓囊囊的,他从来没做过这么傻的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和剑子在研究阿尼玛格斯的时候列过书单做过笔记,在他们决定进行某些大胆的尝试之前,往往倾向于提前想好可能产生的问题并一一寻找解决办法。

       这是危险的变形术,即使是成年巫师也会遇到令人头痛的突发状况。咒语是龙宿排在最后的解决方式,剑子比他更擅长这些,如果连剑子都没有把握,他贸然加入说不定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龙宿从他们常坐的书格里抽出剑子记下的书号,领口钻出猫头鹰圆圆的脑袋,它和他一起看那些大部头,又和他同步产生了困倦的生理反应。

       “剑子?”

       感觉到猫头鹰的局促不安,龙宿放开了它,不明所以。

       猫头鹰用喙啄一啄龙宿手中的羊皮纸,对应的那一行记录着一本关于魔药的书,龙宿记得里面有一种用于治疗擅自尝试变形的后遗症的药剂,不是很对症,但值得尝试。

       “你是说,可以试试这个吗?”

       猫头鹰扇了两下翅膀,在龙宿看来这是表达“同意”的意思。

       “对我来说调配魔药或许更合适……你仍然知道我擅长这个?”龙宿微微一笑,翻到那本书拍在桌子上,双臂围成一个圈,让它落在自己的安全范围里。

       “但现在我想小睡一觉,你不会怪我的吧,剑子?”

       它看着龙宿,也把脑袋埋进了翅膀下。

       鸟儿柔软蓬松的羽毛贴着龙宿的脸颊,又小又暖的一团,如果能靠起来的话,可要比公共休息室的坐垫舒服多了。

       闭上眼睛之前,龙宿心满意足地想。

         ——TBC——

……没写完明天继续orz

评论(1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