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AI(6)

庆祝新剧里龙哥龙气侧漏日更三天!(希望我能做到orz

前文链接:1-2 3 4 5

       剑子仙迹的恢复力堪称惊人,不出几天就又可以活蹦乱跳地奔走在公寓和研究所之间了。也多亏龙宿这段时间的照顾,说到底不过是虚惊一场。

       出院的前一天晚上他在手机上打老掉牙的俄罗斯方块,通知栏里蹦出一条银行短信提醒,手一抖满屏方块杂乱无章从下面堆到上面直接gameover。

       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剑子盯着短信上的金额数字,他的工资没有这么多,重点是还没到发工资的日子;他之前有搞过几次小打小闹的投资,一半是趁着金融产品兴起时的跟风,一半是赔了快一半套着不敢动的基金,原本心思就不在这上面,十次有八次以惨烈失败告终,渐渐就顺其自然,丧失了进一步折腾的兴趣。他没有博彩的习惯,除非上次超市附赠的刮刮乐中了一单,但是这也不太像。

       剑子揉一揉太阳穴,决定问问龙宿如何处理。

       “嗨,剑子,怎么了?”

       龙宿选择用AR投影的方式出现在半空,白床单被电光笼罩上一层柔和的紫色。

       “我的银行卡。”剑子难得一见地神情忧郁,“卡里多了一笔入账,怎么想都不太对。”

       “汝认为是什么?某些灰色收入误打到了汝的卡上吗?”

       “那不太可能,我是想问你,最近有没有买过彩票。”

       投影里的龙宿华扇掩面笑得乱没形象,剑子不自觉地望向病房门口,尽管他戴了耳机,但这情形实在有些诡异。

       “听起来很有趣吗?”

       龙宿咳了一声,端端正正坐好:“听着,剑子,吾也正想和汝讨论这件事,吾完全不知道汝有这样出色的想象力。”

       “说吧,是什么?”无论龙宿说什么,他都不会感到意外的。剑子这样说服自己。

       “汝应该记得,两天前有一个系统更新需要汝的授权。”

       “当然记得,医院的信号很好。”

       “那个更新包提供了范围更广泛的金融类服务,尽管汝选择了同意,但吾仍然不确定这样是不是一种僭越。”

       龙宿一度改掉了复杂的称呼习惯,现在的情况又是剑子料想不到的了:“你做了什么?”

       “财务备份以及数据分析。”龙宿飞快地说,“很抱歉,汝的结果属于‘不及格’的范畴。”

       “我承认这一点,你大可不必用那种吊唁的语气来陈述这个事实。”

       剑子很无奈,他们系的人缺乏理财能力是不争的事实。苍曾经有一学年在股市里蒸发了四分之三的奖学金,差点让整个宿舍对各种形式的投资活动产生了心理阴影。

       “不仅仅是这样,汝的财务管理模式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如果以精英的高标准来看,这不是很正常吗?”剑子微微一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我还是养得起你的。”

       龙宿十分感动,并坚持说道:“……所以吾自作主张更改了投资规划,成效汝已经看到了,吾只是认为汝回来也需要继续休养,有必要提高一点生活质量,没有别的意思。”

       剑子用半分钟的时间消化掉这个事实:“你是说,你只做了短线?”

       “没错。”

       剑子喃喃道:“无量天尊,但愿苍知道以后仍然愿意加购一个AI。”

       “哈,或许他回来之前吾就已经到试用期了。”

       “难道你认为到了这个地步,我还会选择退货吗?”

       “那可说不准,剑子。”龙宿认真地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想想我们的第一次谈话吧。”

       “恭喜你又解锁了新技能,只要确认这是正常渠道来源的收入,我就放心了。”

       “如果汝愿意,吾有信心把汝亏本的基金完全赎出来。”

       “如果你愿意,我也相信你完全可以在试用期内把自己的成本赎出来。”剑子道,“多谢你,亲爱的AI龙先生。”

       虚像中的龙宿似乎对这话很受用。他的手指在自己唇上轻轻一点,又向剑子探过来,仿佛将要突破AR的限制。

       “早些休息吧。”他的声音通过耳机敲打进来,与心脏产生奇妙的共鸣,“吾等着明天接汝回来。”

       剑子按掉通话键,实际上病房里再没第二个人,全是空荡荡的。拥有龙宿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慌涌入喜悦之中,为他的AI也许不受控制。而“不受控制”已经是很温和的说法了,事实很可能比“不受控制”更加糟糕。龙宿的学习能力惊人,数据库无限庞大任他检索,他徜徉其中,变化日新月异,不论是生活上,还是“思想”上。他曾经扫描过自己的虹膜,他能从自己的记忆里读取数据,他分析出自己的喜好,保留适当的不被打扰的空间,并对另一些大刀阔斧加以改造。他是AI,当然会对特定领域之中微小的动向无比敏锐。剑子自嘲地想,他早该意识到这一点的,如果让龙宿去操作资本,他将成为完美的优胜者。再没有谁能比AI更擅长捕捉起伏不定的阳线了,也许自己的仓位早已经过了一场大换血,自己听来宛如天书的理论和名词对龙宿而言完全不是难事。什么雪球系列,什么理财书籍,全都抵不过这一位热衷自主学习的AI外挂。

       而且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起来要细细追查格式合同中的授权条款,更无 龙从得知宿下一步要做什么、放任他自由发展的意识会让他如何处理积累下来的资本。龙宿说的没错,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这个所谓“主人”的地位,怕不是要肉眼可见地更加岌岌可危了。这是多么悲伤的故事啊。

 

       剑子回来的那天正好是周末,既不用去研究所,又不开盘,龙宿所谓的“改善生活”除了用食物塞满冰箱、更新居家科技之外,还添置了一套游戏设备,理由是适度娱乐有助于创面愈合,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理论。

       于是两个人窝在豆袋沙发里打了一下午拯救世界的中二游戏,剑子十分后悔答应龙宿比赛这件事,堂堂一代游戏高手,到了AI面前不得不承认人类的灵活度过于有限了。龙宿面带微笑用一沓小纸条把剑子的脑袋贴成一个墩布并且拍照留念,收到后者悲愤的眼神杀之后又对天发誓这些照片绝不会发布到任何社交媒体也绝不会传到家里的任何一个电子相框。

       “算你还有点良心。”剑子长叹一口气,满头小纸条被他吹飞起来,眉目若隐若现。

       “吾连心都没有,汝跟吾谈这个,未免太超纲了。”

       “这里没有,不代表你没有。”剑子指向他胸口的位置,“你也许有一点想法,现在它已经扩散开来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龙宿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

       “它或许是一个不确定的小程序,或许只是一串代码,你的设计者没有锁死它,我很想知道它被放任的最终结果。”

       “所以汝决定这样对待吾吗,剑子仙迹?”龙宿侧过头来,他拨开剑子脸上的纸条,更清晰地捕捉到对方的表情,“汝在好奇,却也在忍耐;汝明明可以完全控制,却选择了任其发展,汝有没有考虑过,放任本身就是一种危险?”

       “你会思考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已经迈出一大步了。”剑子很慢很慢地说,“对未知的好奇是人类的本能,它没有动机,但每一个AI都是有目的性的——想想看,你想知道这些,是因为什么?”

       “没有原因,只是想知道。有的未知很容易找到答案,但关于汝的未知,有很大一部分会发展变化形成新的未知。吾知道越多,越觉得自己一无所知。”

       “真是令人心动的评价。”剑子向上吹气,小纸条又飞起来,“不必介意,你会有的好奇我也会有,迟早有一天,在试用期结束之前,我就已经习惯有你的存在了。”

       “有汝的存在,反而让吾更想结束试用期,开始一段稳定的相处。吾拥有的未知是一片膨胀的宇宙,汝能感觉到吗?”

       “儒门中人果然个个都是文艺青年,或许接下来你无聊的时候可以尝试写作,诗歌或者别的什么——我之前读过的所有AI锁频,都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搞笑色彩。”

       “那也只是在人类的认知范围内是搞笑的。”龙宿否定了他,“AI进行创作的过程绝不会像中文屋一样简单。”

       “那又怎样呢?人类至今为止仍然不具备欣赏AI作品的能力。别太纠结这个——哦,你的反应说明你已经开始纠结这个了。”

       “确实,AI很容易纠结人类认为没有必要纠结的东西,而且这个进程很快。”龙宿丢下操纵手柄仰躺下来,沙发布料和填充物在他身下沙沙作响。

       “一旦AI开始思考哲学,人类就离举手投降不远了。”剑子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舒展身体。玻璃上映出一层浅浅的倒影,他就着这倒影把纸条拆下来。

       龙宿眯起眼睛看他,颀长线条从头到脚拼凑成窗前的剪影,向上抬起手臂时衣料之间露出一小段流畅的腰线。它们的主人也是这样,有时容易捕捉,更多时候值得思索。剑子是很容易获得快乐的人,生活中琐碎的细节不会真正淹没他。他的朋友很多,工作很忙,时常出些意料不到的状况,可是他始终游刃有余,并不为此烦恼。就像现在,他会因为输了一局又一局流露出气恼一类的小情绪,可是真的贴了一头一脸纸条,他又自嘲般对着照片认命。

       没有底线的主人,才是AI不断试探的根本。

       想要更多触碰,想要更多亲近。剑子让他明白,AI也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模式。他曾经以“伪装成人类”为目标,甚至认为伪装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他骗过了很多人,直到剑子十分钟后在他的面板上选择了“不通过”。最后一次机会让他选择剑子作为主人,就是为了弄清楚人类是否真的无法预测。数据可以展示许多偏好,解决许多问题,但永远无法提供所有问题的答案,就像他永远无法透彻地了解剑子的一些想法。在剑子的影响之下,他终于习惯了“想”的存在,而不是像大多数AI一样乐于单纯接受主人的命令。AI之间存在互通的程序,龙宿知道人类对AI的认识普遍止步于工具性能上。他无法判断不同相处模式的对与错,当思考成为日常,他唯一的研究对象就越发充满吸引力。

       “龙宿,”剑子走过来,停留在他视线上方,“我还有些事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

       他们离太近了,面容互相倒错,龙宿可以清楚地看见剑子居家服领口的一小段红线,那下面拴着一枚阴阳鱼,也许是他身为半个宗教人士的唯一证明。AI的机芯里突兀地浮现出一幅画面:剑子的头垂得更低,阴阳鱼滑出来,带着人类温度的玉石蹭到自己笔尖,一想到它曾经停留在他心脏的位置,就会产生一种想要把它吞入腹中的冲动。

       “周二的例会,几个师弟要过来,晚上难得大家都有空聚一聚。”

       直到剑子说话,龙宿才醒过来。他“嗯”一声,吊坠安安稳稳的,但剑子的指尖轻轻摩挲他耳后,带来的是一样的温度。

       “你认为出去和在家里,哪个更好一些?”

       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来,龙宿笑道:“当然是在家里。”

       “有时候我分不清到底是谁影响了谁,我也这么想,只怕要辛苦你。”

       “AI不会介意这些。”

       “但是我会。”剑子轻声说,“所以……到时候让我帮你吧。”

                                          ——TBC——

文力不足只剩流水账了,尬谈拖进度遥遥无期(暴风哭泣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