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AI(3)

前文链接:1-2

3

       剑子没有料到的是,苍没有和他拼命——或者说,苍根本没有时间跟他拼命。第二天他醒来已经接近中午,睁开眼睛时龙宿正在拉开窗帘,入眼是鲜亮的紫色和鲜亮的阳光,剑子当机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生活里已经多了一个AI。

       “早上好,看起来吾的时间算得很准。”

       “什么时间?”

       “汝睡醒的时间。”

       剑子一跃而起,顶着一头乱发叠被子,“你断电关机之后还会自动重启吗?”

       “当然会,汝对智慧型复合AI有什么误解?”

       “没有,只是好奇而已。”

       疏楼龙宿转过身来,团扇一辉,半空中浮现出一面电子屏幕:“汝的好友给汝的留言,汝自己看吧。”

       居然用AR投影这样豪华的技术来留言,剑子心中感慨之余,还觉得有些浪费。

       投影中的苍一副早起后睡眠不足的样子:“剑子,昨晚忘了告诉你,我下一个项目要去万圣岩,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未来几个月,小小翠就拜托你了。”

       ——八成是一步莲华那边的初审过了,这并不意外。剑子盯着苍的浮影喃喃自语:“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发个邮件就好了么?”

       投影中的苍笑了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所以一起录了——你那个机器人功能不错,等回来我可能也要来一个。”

       剑子一阵懵,扭头问龙宿:“你早上对苍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做了顿饭。”龙宿淡定地说,“他早上急着出门,吾刚好开机,问他要不要帮忙,仅此而已。”

       向食物出卖灵魂,真是人类的悲哀——但在龙宿举世无双的厨艺之下,剑子很快把吐槽抛到脑后,乖乖做了美食的俘虏,仿佛先前十几年的日子都是白过的。

       “怎样?味道还好么?”

       “你居然还有时间采买?”

       “不,这是送货上门。”龙宿道,“吾出厂的配置里包括了方圆十五公里之内的日用品供货信息,只要提前预约就好,反正钱是汝那好友来付的。”

       “原来如此,”剑子又去盛了一碗粥,“你——今天下午有安排吗?”

       “汝想做什么?”龙宿反问他,“吾需要汝的授权,对这房间进行适当的清扫。”

       “我没意见,你随意。”剑子表示同意,“我的事情是,如果三点之前我没有和你联系,这个档案袋要拜托你送到这个位置。”

       投影屏上现出一幅大地图,剑子点了一个位置,谁知龙宿一口回绝:“吾不去。”

       “为什么?”

       “吾昨天因为断电而自动关机,汝忘了吗?在这种情况下芯片里会留下一段指令,吾不能离开距初始电源五公里的范围内。这种事情,汝同城寄个速递不是更快?”

       “好吧。”剑子叹道,“内容比较重要,交给别人不放心而已——没关系,那我回来会比较晚。”

       “无妨,晚归不是汝一向的作风么?”

       “你又知道了什么?”

       “汝近一周的作息时间——别太惊讶,这可是汝自己告诉吾的。”龙宿指了指自己的左眼,“虹膜认证加大数据分析,这一项是专属服务。”

 

       剑子回家时,公寓还是那个公寓,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不过整齐得多,每一样东西都恰好放在他可能会用的位置,简直是人体工程学在AI领域运用的一大创举。

       “你还有什么神奇的技能点?”

       “智能与家政并不冲突,剑子仙迹。”

       龙宿说这句话的时候,一人份的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剑子一想到这是龙宿无法享用的工作成果,就会难免心怀愧疚。

       “汝不必因此自责,这是吾的价值所在。汝在找什么?”

       “你的认证里有没有扫描出关于喜好的结果?”剑子翻出一个掌机塞进龙宿手里,“坐下,随便玩点什么,可以聊聊天——我还是不太习惯接受这种,嗯,太到位的服务。”

       “汝就这么笃定吾会玩这个吗?”

       “要不然呢?不要说你的出厂配置里没有关于休闲模式的任何信息。”

       “那当然有,否则岂不是太无趣了。”龙宿调低了游戏音量,以便更好地与剑子交流,“不过这要依赖于汝的开发——吾的个性所在,与汝息息相关。”

       这感觉太微妙了,像是养了个大号的电子宠物——剑子默默地想,龙宿对这世界无所不知,却唯独不了解他最应该了解的人。人类和AI不同,构成人的不是程序字符组件,也不是单纯输入同样的数据就能得出同样的结果,剑子甚至无法确定龙宿对一些主观性的词语怀着怎样的理解。说起来,龙宿在探索他,他又何尝不是在探索龙宿呢。

       他们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里消磨了半个小时,几乎是剑子放下筷子的同时,龙宿也放下了掌机:“吾通关了。”

       “这样快?”

       “吾用了汝的存档,现在的吾,对汝有了新的认识。”

       “什么认识?”

       “汝选择的初始角色和剧情路线,说明汝十分善变。”

       “哈,这听起来不像是正面的评价。”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汝一旦认定了什么,就一定会坚守到底,很难改变。”

       “要是AI都像你这样,分析师恐怕要失业了。”

       “那也未必,吾并不分析所有人,吾只能分析汝,游戏只是其中的一个细节。”

       “还有什么?”

       “汝的手机型号很老。”

       “没错,几年前的旧款了。”

       “为什么不换一个?汝完全有这个条件。”

       “没有这个必要——保持不更新的状态,可以防止老年痴呆。”

       “剑子,汝讲的笑话实在很冷。”

       “不,我是认真的,过于先进的技术会让人退化。”

       “会这样吗?”

       “比如说,如果我在和另一个人聊天,对方提到了我不知道的事物,比如一部新的电影,系统会自动检索出相关信息——上映时间,票价,甚至影评——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回应他的感受,但是实际上我对此一无所知,甚至连检索的欲望都没有,这只不过是凭借技术营造出来的一种错觉而已。”

       “汝是在担心吾会让汝退化吗?”

       “耶,这要看哪个方面——如果是烹饪的话,可能我现在已经退化很多了。”

       “但汝的语气表明,汝对这种退化并不反感。”

       “是啊,让你猜中了。”

       剑子说的是“猜”而不是“分析”,龙宿因这细微的差别而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他正在磨合期的“主人”仿佛怀着一种期待,不知道是因为试用期的随心所欲,还是真正地完全对他放心。对于AI来说,所有现存的记忆都在出厂时预置好了,最鲜明的、最能带来成长的感受都来自语言,而在这一点上,剑子仙迹对他毫不吝啬。

       “根据汝提供的信息,这是最自然不过的结果。”

       “是这样吗。”剑子眨了眨眼睛,“可是我不像你了解我那样了解你。”

       “汝忙到没时间看说明书,吾可以理解。”

       “和说明书无关,那都是程式化的东西。”剑子说,“严格地说,世界上也不应该有两个完全一样的AI。”

       “汝想知道什么呢?吾不保证所有问题都能解答。”

       “比如……你的过去?”

       “那没什么特别的,”龙宿想了想,“汝也知道,AI的记忆,大多来自创设和人工植入,不可能独一无二。”

       “但至少我们应该互相了解,不是吗?”

       “那么,汝知道儒门天下吧?”

       “当然——那是苦境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

       “吾所有的记忆都源于那里,包括各种课程和实验。”

       “看起来你的研发团队起了重要的作用。”剑子调侃道,“我打赌他们会在你的可选择列表里添加一个儒门模块,以适应高知人群的需要。”

       “出厂设置就是这样。”

       “他们有没有考虑过,万一设计出来的AI变成一个类似‘中文屋’的设定会怎样?”

       “嗯,有趣的问题。”龙宿轻摇华扇,“吾的答案仍旧是——这取决于汝。”

       “我所有的指令都可以执行吗?”

       “吾是一个有原则的AI。”

       这个答案听起来已经比刚开始好很多了,剑子试探着问他:“那么……你会唱歌吗?”

       龙宿坚而又绝地回应道:“这不在六艺的范围之内,吾的配件里倒是有箫。”

       剑子努力回想,实在不记得发现过这种配件,却见龙宿真的从箱子里摸出来一支箫。紫金配色,竹子很有些分量,音色听起来也不错。

       “单独听箫,未免太沉郁了。”剑子走进书房,墙上挂了两张琴,一把是苍的怒沧,另一把则是他收的白玉——一个有着儒门记忆的AI在家中抚琴吹箫,这场景虽有些诡异,他却乐得一试,横竖也不会再出格了。

       无名之琴与无名之箫都在桌案上摆着,龙宿本以为剑子只是玩笑,不想他竟认真起来,扣着琴弦,反而有些迟疑:“这样真的好么?”

       “琴者用以自娱,谁来奏都是一样的。”剑子毫不在意,龙宿见他似对箫管感兴趣,略一沉思,手下按弦疾扫,赫然是《梅花》之音。剑子与他相对一笑,随之起和。两种乐音相并而行,琴的清正和畅中和掉箫的悲凉,竟产生一种此起彼伏的欢愉。

       “你不食人间烟火,当真可惜,”一曲奏罢,剑子叹道,“此情此情,若是小酌一番更是妙不可言。”

       “没问题,汝看,”龙宿打开说明书一路向后翻到附加信息,“吾可以适配的充电器有这么多形制,酒杯亦不在话下,汝看上哪款,不论官窑私窑,尽管联系店家定制便是。”

       剑子扫了一眼价格表,心里默默作罢。这AI和别的AI不同,会衍生出一点自主思想的萌芽,分明是个危险的信号,却让他欲罢不能。

       “汝也陷入了选择恐惧之中吗?”

       “不,我只是在考虑下一个测试性指令。”

       “考虑的结果呢?”

       “未来三天之内,尽量少用或者不用预置数据。”

       龙宿慢慢抬起眼睛,剑子冲他点点头,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汝……是否知道这个指令的真正意义?”

       “我当然知道,”剑子说,“我们都知道,不是吗?”

       “汝真是个危险的人类。”

       “你也是个危险的AI,在这一点上,我们是一样的。”剑子笑道,“晚安,机器人先生。”

                ——TBC——

目测上中下是肯定写不完了,混搭得不忍直视(sad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