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AI(1-2)

月初点的文都会慢慢写,只希望我写完的时候大家还没出坑orz

复健系列, @江火 的花吐症梗,然而爆字数了还没写到而且这只是个开头……(面壁

科幻向,肯定会OOC,有一句话苍翠

致敬阿花的同名小说(这一次致敬要放开头讲


1.

       “00423号剑子仙迹先生,请到3号服务台。”

       广播响起的时候,电子屏幕同时显出字来。剑子核对了一下手中凭条的编号,刚要拎起来的文件袋又放了回去。AI客服中心刚刚结束一场测试,被系统选中时他差点以为这是电信诈骗的新方式。

       “AI测试?”

       “是的,您半个月之前填写过我们的调查问卷,恭喜您获得了这次测试机会。”

       剑子努力回想,半个月之前——半个月之前他顺利通过答辩结了项目,被苍拉出去聚餐,那家火锅店刚刚引进AI服务,并有邀请每位顾客参加有奖调查问卷的活动。长期浸淫在文稿之中,这些事不过是举手之劳。大家乐意为之,谁也没有想过真的会收到回馈。

       “那么,具体内容呢?我需要准备什么?”

       “稍后服务台会发送一封测试邮件给您,具体内容邮件会详细说明,这边只是确认您的联系方式确实无误。”

       “好的,如果有疑问或者时间排不开——”

       “欢迎致电邮件中的联系方式,我们的人工客服将为您提供帮助。”

       “……所以你是AI客服吗?”

       “是的,请在滴声之后为本次通话服务作出评价,好评请按1,祝您生活愉快。”

       “但你的选项里并没有提供好评以外的评价方式啊?”一声电子音打断了剑子的吐槽,他按了个1——这年头,就连AI都学会了跟客户刷好评,可以说进步非常大了。

       几乎是同时,新邮件提示闪烁起来,剑子点开附件,第一份是AI客服中心的测试说明,包括基本情况、注意事项和测试人员权利义务告知书;第二份是为没时间单独设计问题的普通用户提供的问题列表(“测试时间约为5-10分钟,请选择10-20个问题进行回答”)第三份则是本次被测的AI介绍(“疏楼型复合1号机,你值得拥有”)。剑子对图灵和他的理论一头雾水,不过这个测试看起来很有趣:在非相关专业里随机挑选测试人员,每人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与AI和工作人员分别对话,通过提问、回答和反应来判断AI和真人的区别,像是SF游戏。

       剑子拔开笔帽,对着AI性能列表思考应该提什么问题。实际上,苦境已经充斥着各种智能AI了,大到洒水车,小到燃气灶,恐怕迟早有一天要应了那句“从摇篮到坟墓”的预言。在不特别注意的情况下,确实会有人把AI和真人混淆掉,但这并不包括他们。剑子有这样的自信:即使机械化和电子设备高度发达,他也不会完全抛弃传统的生活方式(阅读、书写甚至思考模式)。设计问卷是他的强项,但回答和隐藏也是AI的强项。越来越多的AI制造商开始研制仿真人模块,从材料到系统都是,或许这才是AI客服中心选择到他们的研究所附近发放调查问卷,寻找更严格测试者的真正原因。

       用户体验成为判断标准之一,使得机器人不得不更新换代,只有骗过测试人员,才能避免被返厂重造的命运。而这听起来像一种二律背反的循环论证:不通过测试的AI不能上市,通过了测试的AI又要经过一番审查,用集监控自毁等功能于一体的芯片装置进行控制,以免五年前那样造成城市瘫痪的机器人大罢工事件再次上演。

       五年前剑子还是个学生,街头满载而归的回收车、废弃的电线和零件让他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机器人永远不可能与人类平等——这实在是残忍的事。

       剑子按照提示来到3号服务台,工作人员如释重负的表情让他区分出她是个真正的人类:“感谢上帝,还好您没有提前离开。”她递出来一份文件,“这是您参加测试之前签署的协议书,请您核实一下。”

       剑子对此充满疑惑,因为一般测试结束之后只有结果是不需要保密的;他核对了自己的选项和签名,重新还给她:“是的,没有问题,1号机不是没有通过测试吗?”

       “您说得没错,”那粉色头发的女孩子不紧不慢点着电子屏幕,似乎很想再拖延一些时间,“但是这次有个问题——对于这种智慧型复合机器人,制造方有明确的要求,即使不能通过测试,也不能返厂维修。”

       “所以呢?”

       “一般来说,我们的通过标准是三分之—,在30位随机选中的测试者中,你是最后一个选择‘不通过’的测试者,也是唯一一个愿意概括承受我们合作条款的合作者——”

       “等等,”剑子表示抗议,“合作条款?”

       “喏,‘如有测试失败之情形,以下权利义务皆由测试者概括承受。”电子屏幕弹起来竖在剑子面前,合同项被女孩子双指放大,其中一款写着:“……e.兹同意将1号机组带回试用,试用期3个月,若试用期内未联系退货,则自动视为购买。”

       剑子眼皮跳了跳,十分淡定地说:“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养得起这样一个复合型机器人。”

       “别担心,疏楼型使用了我们最先进的低能耗生产技术,不会耗费太多电量。至于1号机本体的价格,试用期满后可以申请由客服中心代为支付。”

       这听起来太优惠了,剑子本能地感觉到一丝不安。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刚刚已经发送了您的协议书,合同也已经生效,半个小时之内无法撤销。这是您的取货卡,我们的派送人员将在今晚七点三十分左右将它送到您提供的地址——有什么需要变更的消息吗?”

       “没有了,谢谢。”

       “那么最后提醒您,1号机的状态有些不稳定,试用期间如有不适情形,请按照说明书提示及时强行断电,以免造成进一步损失。”

       “不稳定是什么意思?”

       “出厂前的系统调试期间没有问题,但刚刚测试中部分测试者反应,他们完全无法感觉到1号机和人类的区别,甚至有一位测试者被1号机聊天聊到认为自己才是混迹于人类的AI;而另一些测试者却准确地判断出了它的机器人属性,所以……这也许是系统bug,我们这边会跟进数据,及时调整工作日志。”

       “哦,好吧。”似乎也只能这样,剑子抓起合同,把编号写在登记单上。如果不是苍催的急,谁会匆匆看一眼合同就交上去啊!剑子内心默默咆哮,在收件人处签了个硕大的“苍”字——反正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剑子仙迹的词典里,好友的心理承受能力永远约等于正无穷。

 

2.

       “剑子仙迹——”

       这天晚上,剑子回到公寓时灯居然是灭着的。他推开门,半睡半醒的苍端着一支白蜡烛飘过来,眼睛睁大了些,反而更显迷茫。

       “无事装神弄鬼,好友你看起来很不满啊。”

       “你买了什么东西?我扛到楼上,差点闪了腰。”

       “不是买的,”剑子干笑,“我就算中了彩票也不会买这种东西——不对,你没看包装盒么?”

       “停电了,刚睡了一会,你回来才点的蜡烛。”苍打了个呵欠,迈着八卦步走回房间,剑子还不忘在后面应景地来上一句:“你小心,别把房子烧了。”

       苍挥了挥手算是回答。剑子这位室友兼同事时常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仿佛生活在上个世纪,蜡烛这种东西,恐怕连楼下杂货店都已经没得卖了。剑子摸黑爬上楼梯,只见一个一人多高的箱子直直杵在床头,颇有些博物馆木乃伊的风韵。他三下五除二拆了箱子,一层层揭开封带,把面罩拿下来,有些地方担心拆坏,还需要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明。一道白光打在机器人面部,衣服头饰精致繁复,可见造价不菲。购得试用品的另一个好处是,直接打包过来,既省事又免去不少尴尬,剑子严重怀疑就算有说明书,他也穿不好这位AI的装备。

       其实测试时他们已经见过,如果没有被格式化掉下午的记忆,至少他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他时,金属质感的眼睛显得十分深邃,剑子想到客服所说“让测试者误认为自己才是AI”的情形,不禁充满了期待和好奇。

       “开关……在这里。”

       剑子按下机器人额头正中的红色印记,那个小小的凸起充满艺术感,不仔细看是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装饰。机器人“叮”地一声响,双瞳闪烁出金色的光芒——就像他们白天测试聊天时那样。

       “设置基本模式,有东方和西方两种偏好可供选择,左眼是东方右眼是西方,还要虹膜认证,可识别认证距离为一厘米……”剑子按照说明书的提示站在机器人面前努力眨眼,“右眼是西方模式,这个造型反差萌会比较有趣,但这个距离也太近了吧?”

       机器人的双眼持续闪烁,有种警示的意味了。剑子凑得更近了些,努力让自己的右眼与他的视线重合。电源开启让这具躯体有了些温度,他的鼻尖在对面的鼻尖上撞了一下,是柔软而微凉的触感,和真正的皮肤几乎没有区别。剑子一阵颤栗,联想到客服所说的“系统不稳定”,在他不熟悉的领域里,科技已经悄无声息发展到可怕的地步了。

       “认证成功,请稍候。”

       剑子没敢动,不一会,房间里响起一段古琴乐曲,剑子心道明明选的是西方模式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却见面前的机器人冲他眨了眨眼睛:“就算汝这种姿势不累,吾也想出来活动呢。”

       剑子的阁楼本就不大,忙往后退了一步。机器人扯下身上的胶带,拍了拍衣服,跨了一步走出箱子:“怎样,汝觉得奇怪么?”

       “我明明看的是右眼——”

       “汝的右眼,不正是吾的左眼么?”

       剑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自己搞错了方向,索性将错就错:“那么这个模式下,你不会叫我主人什么的?”

       “不论哪个模式,都没有这种设定,剑子仙迹。”华丽的紫色机器人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扇子摇啊摇,“吾与汝第一次见面时并不存在主仆关系,汝迟了一步。”

       “也就是说,这个‘深仇大恨’会永远停留在记忆芯片里?”

       “随汝怎么想。”

       “那么下一个问题,”剑子看向他,“你需要我为你起名字吗?我只知道你是疏楼型1号机。”

       “吾当然有名字,汝没看说明书吗?”

       “那说的不是型号么……哦,龙宿?你叫这个?”

       对面的人点了点头:“汝可以连着叫,吾没有意见。”

       “智慧型复合机器人的意思是说,你可以胜任一切工作?”

       “违反法律和机器人管理条例的工作除外。”

       “你这样讲,反而显得不像是AI了。”

       “哈,多谢汝的认可。”疏楼龙宿摇了摇扇子,“现在汝终于肯承认吾不像AI了吗?”

       “随你怎么想。”剑子用刚刚龙宿的话回敬他,随即又觉失言——他居然在和一个AI探讨“想”这件事,无论“像”与“不像”,都无法改变他是AI的事实。便转移话题道:“你会做饭吗?”

       “当然会,吾的出厂预置中配备了超过200种菜谱的烹饪方式。”

       “那真是太好了,”剑子十分期待,“AI先生,能随便弄点夜宵吗?我还有一个报告没赶完……”

       “好,”龙宿答应得痛快,“汝家的厨房在哪儿?食物在哪儿?”

       “厨房在楼下,食物的话,可能苍那个柜子里还有存货,不用太麻烦。”

       龙宿默默走下楼梯,一片黑暗中,就连翻箱倒柜的声音都很小。剑子隐隐感觉到,家里住进一个复合型AI,还是很能提高生活质量的。

       没多久,疏楼龙宿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进来,空气里飘散着食物香味,剑子心中好奇,只见龙宿将盘子往桌上一放,面无表情道:“法式清炒方便面,汝可以吃了。”

       不知为什么,剑子从他语气里读出了一种咬牙切齿的“吃死你”的潜台词。那夜宵做得精致,白色大盘子中间盘踞一团面,有酱料和绿叶点缀,看起来十分美貌,只是……有点少。

       “多谢。”剑子推开电脑,挑了一丝,感动得几乎流泪——方便面的吃法千篇一律,本以为用砂锅煮煮加个蛋到头了,完全没想到龙宿竟做出了与众不同的味道。

       “如何?”

       剑子比了个“赞”的手势:“你不要来一点吗?”

       “免了,吾对人类的食物没兴趣,尤其是汝们这些要修仙的。”

       “嗯?此话怎讲?”

       “冰箱空空,柜子空空,只这半袋方便面,汝打算辟谷吗?”

       剑子一时无言以对,又听龙宿道,“速食食品的营养价值极低,根据吾的数据分析,最适合汝的食物应该是——”

       “等等,”剑子打断他,用筷子夹起盘子里唯一的那片绿色,“这是哪里来的?”

       “阳台上有盆花,吾摘了两片叶子。”见剑子一脸痛心疾首,龙宿补充道,“汝放心,洗过烫过水的,只是作为装饰,不会影响卫生。”

       “你……那是苍养的小小翠啊!”剑子差点捶桌,“明天他起来要杀人的。”

       “小小翠?吾只看到一盆薄荷叶。”

       “就是那盆薄荷叶,翠山行送给苍的,他宝贝得不行。”

       “盘子太大了,只放面不好看。”

       “你是要吃还是要看?这样大一盘子,能吃的才一点点。”

       “汝们存货少是吾的错吗?AI难为无米之炊。”

       “好好好,是我的错,明天一定让你大展身手。”

       龙宿没应声,金色双瞳一片赤红,在蓝莹莹的电脑屏幕前显得有些诡异。

       “……你在生气吗?”

       剑子小心翼翼地问他,龙宿仍旧不答也不动,代替龙宿回答的是系统声音:“电量过低,请为机组充电。”

       ——AI出厂时惯例是充电顶多充个三分之一,龙宿马力全开进行了一下午的测试,还能做完这些,续航能力已经很强了。疏楼型机组为了保持华丽,用的是无线速充技术,只要接触立式底座就能完成。可他们的公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电力,等剑子安好充电器,龙宿这边已经自动关机。一朝适应了他的鲜活灵动,完全忽略了AI的身份;再看那双暗下去的眼睛,竟怎样都觉得不习惯了。剑子扛着龙宿放回底座,希望他对断电之前自己的道歉还能留有一点印象。

                                    ——TBC——


评论(2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