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霹雳|龙剑】棺材铺 1

中元节贺文,写到哪儿算哪儿……

 @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 你想看的梗都没有啊哈哈哈

01.凶肆

         南楼街内有凶肆。

         这是一条极短、隐藏极深的巷,商铺疏落,车马稀微,不光是因为巷子的名字,还因为这巷子里做的行当——从街头到巷尾,每一家做的都是白事营生,青石砖路将繁华喧闹的南楼街与镇外的青云山隐隐连接起来,一入此处,顿觉寂静,白幡香烛更让人生出种错觉,像是从生者的世界,一路踏进死者的世界去了。

         那死者的世界,可不正是要安安静静的么?

         疏楼龙宿越过巷口石碑,走了小半程,才真正习惯了这种静。

         在凶肆里,所有微小的声音都被放大,一竿木杆悄悄撑开窗子,窗子里有蚕吞食桑叶时温柔的沙沙声。近了看却又不是,窗下有个小女孩折纸元宝,一张金箔纸叠来折去,每窝完一个折角,便偷偷抬起头看一看他。

         即使中元将至,凶肆也鲜有人来;即使来了人,多半也被死气或悲痛阴霾了眉角,像这般俊朗的年轻人,任谁见了,都要多看几眼的。

         这来客没有半点被注视的自觉,只是兀自摇着折扇,轻轻慢慢地,似乎在捕捉空气里流动的东西;他最终驻足的地方是巷尾,简朴的房屋院落,大门洞开,门柱上刻一副快要斑驳的楹联:“来去贫富不论,生死永铸英魂。”再抬头看横批,斗大的四个字“入土为安”,正是一间棺材铺的标配,严肃之余,还能看出些调侃来。

        疏楼龙宿对这作风饶有兴趣,浅浅一笑,迈进门槛。

        棺材铺多少有些阴惨惨,即使一屏松柏寒山图挡了风,也还是冷的。屋角停了一副十二角寿木,雕纹古拙,凛凛然有出世之意。

         ——这棺材铺的老板,想来是个有功夫的人。

         驻足观望之际,屏风后面闪出一道人影,白发白眉白衣飘飘,放在凶肆之外是不染凡尘,放在这棺材铺里,却是唯一一抹亮色,干净得近乎突兀,倒像楹联上的风格。

         白衣人绒绒的鬓角眉梢挂着水珠,额前的刘海湿了尖儿,一双眼清醒得很:“客人来此,是要订棺材么?”

         “吾来棺材铺,自然是要订棺材的。”

         “你要什么材质的?”

         “汝铺面后院最粗的那棵树。”

         白衣人笑道:“客人眼光真好,那是无根金丝楠,小铺开张至今,一直没舍得用过。”

         “无妨,价钱不成问题。”

         “好说,”剑子拍了拍屋角那副棺木,“这是样品,你要葬谁?”

         疏楼龙宿手指一寸一寸抚过棺木,一字一字道:“葬我自己。”

         白衣人既不惊讶,也不好奇,平平淡淡问道:“那便要按你的身量来量尺寸了。”

         “有劳。”

         龙宿本要起身,忽地在棺木角落一截松枝上摸到一处小小凹陷,再以指腹辨认,竟是四个字,且若只看外表,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他站起来,任那老板将尺子拉到他眉头,在眉尖与发际之间逡巡,再不肯向上走去。龙宿有些疑惑,两人四目相对,对方严肃认真的样子令他好奇,不禁问道:“剑子仙迹就是你么?”

         “是。”那白衣人眉眼中多了几分欣赏,手指一转,将尺子换了个走向。

         “汝直接将名字刻在棺材板上,就不怕被人返工么?”

         “不会,能看出来的人,不超过五个。”

         “唔,横向宽些,免得浪费材料。”

         “没问题。”

         剑子答应得爽快,龙宿看他计数,又问道:“为何竖向要比身量短些?”

         “观你面相,是要活得长长久久,你眼下正值壮年,入土之时自然会短些。”

         他这话说得俏皮,龙宿面上却阴霾起来。再认真打量剑子装束,白发之间坠一阴阳鱼饰,背负一柄拂尘,宽大袍袖是道门的经典款式,又不是一水儿的素色,也许还真是个会相面会做法事的道士。

         道士不好好在观里待着,跑下山来开棺材铺,也算得上一桩奇事了。

         剑子只当他默认了这玩笑,又道:“你既然知道后院里有树,可还要我带你去走一遭仔细看看?”

         “不必,汝之手艺,吾信得过。”

         “那便好,你在这里写名字吧,定金免付,做好了我会通知你。”

         剑子变戏法一般从袖中取出一支墨笔、一本名册,翻开了递给龙宿。龙宿接过来,将前面几条记录看过了,却不落笔。

         “吾的名字,不该签在这一页上。”

         “嗯?”

         “汝这里的期限,最早也要七八年,吾一月之后便要来取。”

         “一月之后?”

         “然也。”

         “怎么这样急?”

         “因为我等不得。”

         “你有麻烦?”

         “多谢你的关心,不过这不是棺材铺应该在意的范围了。”

         “为什么不是?时机不到,取材未免不佳;工期过短,自然有损质量。你不在意暴殄天物,我还担心影响声誉呢。”

         “哈,汝大可放心,吾不会来找汝的麻烦。”

         “麻烦不是别人找的,麻烦都是自己找的。”

         “原因?”

         “职业道德使然。”

         “无奈啊。”龙宿长叹一口气,竟是转头向外走了。

         “你去哪里?”

         “生意不成,自然是去找下一家。”

         “友情提醒,方圆五百里内,只此一家棺材铺。”

         龙宿僵硬地停了步子,剑子继续道:“翻过青云山,西行经过三个城镇,可见另一家;只是那店主上个月歇业,不知有没有回来。你要实在很急,我可以帮你烧个符问问。”

         “想不到汝们这些开棺材铺的,竟有这种合作意识。”

         “过奖过奖,我们曾是同修,这点交情还是有的。”

         龙宿返身回来,夺笔签名一气呵成。剑子奇道:“你不打算走了?”

         龙宿搁了笔,只觉太阳穴一阵乱跳:“定个寿材都这么麻烦,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疏楼龙宿……”剑子念了一遍他写的名,“你需要墓志铭吗?凶肆里傲笑红尘最擅长这个,质量好出货快价钱公道,你这样的急单,恐怕只有他接得来。”

         “免了,吾暂时没这个打算。”

         “耶,既然是暂时——你看起来不像抱恙在身,怎知命限不过一月?”剑子看了看龙宿神色,又道,“我只是随口一问,你若不想讲,不讲便是。棺材铺的生意总要和这些不愉快打交道,我的经验是,能说出来的事,就不要带到身后去遗憾百年。”

         “是吾多虑了,只是这事情来得诡异,即使吾说了,汝八成也不会相信。”

         “你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岂不正好?”剑子豁然一笑,“来者是客,剑子当烹茶以待。请了。”

       ——TBC——

自断后路,发上来坑的概率是一半一半,但是不发上来就是100%……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