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龙剑# #假如三轰版龙宿穿越到血印去# (21)

上接 20  

(21)
       笼罩山野林间的白雾渐渐散去了,天光亮起,不是星月交辉,而是小径尽头的竹叶之中延伸出透红的宫灯,逶迤十里,几乎可与白昼媲美。
       最远的一盏恰好亮在龙宿脚下,上好绢纱透出烛焰形状,火苗摇曳,似梦似幻,似非似真。他顺着这路望过去,手中的古尘倏然化光,飞向十里之外宫灯拥簇的三角亭;而那张地契形状幻化,字迹逐渐模糊,终至无迹可寻。
       属于此间的事物合该物归原主,不属于此间的事物终要灰飞烟灭。
龙宿洒然一笑,向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三角亭中走去。
       依刚刚白衣人所言,过去的自己即是存在于“过去”这个时空之中的“来自未来”的自己,是时空之乱的受害者,也是一位意外的访客。此时一切尘埃落定,即使两个自己真能存在于同一时空,又能同时存在多久呢?
       终究只当是发了一场大梦罢了。
       繁茂枝叶忽然闪动,就在龙宿这样想的时候,面前的景色已经跳转到了宫灯帷中。他与剑子对坐,二人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对弈,棋盘被不知谁的手拂乱,黑白两色流水落花地无声相对。白衣道者视线飘出亭外,口中道:“昨夜风雨,倒是吹落不少花草。”
       “残枝败叶,汝又作何打算?”
       剑子含笑不语,挥一挥衣袖,将地上半截竹枝卷入掌中。他指尖凝气,气劲如刀,须臾之间竹枝便被削成薄而长的竹篾。
       龙宿见他手指灵活弯折,竹篾从中间一点编成一片,又向下延伸出穹窿形状,越发圆满,像是少年时斗蛐蛐关蝈蝈的竹笼子,只是笼眼要细些。
       “哈,想不到汝还有这般心思。”
       “送你,那‘神虫’不论死活,总要有个去处。”剑子一面说一面收了尾,仍是低眉敛目的样子,“许久不做这些,手生多了,最好是用火烤了定型,还能结实些。”
       笼子被一只手提起来——那是“未来的自己”所为。
       视野与语声逐渐拉远,这样清醒的通感还是头一遭。迷茫与期待混杂着情绪激荡心怀,龙宿加快步伐,小径尽头一紫一白两道身影闻声而立,遥遥地出来迎他。
       以前也曾与剑子提及,三十三天之外,尚有梦非迷天;真正亲见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镜像般站在面前,并未有想象之中的诡异感觉,两双金瞳视线相对,许多事便已不言自明;倒是再看施施然走下阶来的剑子,更能激起心绪波澜。
       剑子却只当他在倒穿越时空的时差,咳了一声问道:“好友,你可知,今夕何夕?”
       “魁星相应,云鹊当空,自然是——七夕。”龙宿坦坦荡荡将视线落在剑子身上,“剑子啊剑子,有客远道而至,汝与吾,难道不该招待一宿么?”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