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龙剑##假如三轰版龙宿穿越到血印去# 接龙(十六)

没有电脑不能放外链上一章内容请善用tag…
(十六)
骤雨穿林打叶,龙宿紧握古尘,缓缓走向面前的坟茔,每一步都比上一步更加坚定。
“杀或救,这个两难的问题,如果是剑子汝来面对,汝会做何选择呢?”
轻叹一声,剑锋寒光照影,古尘铮铮而鸣,另一个时空的图景赫然浮现龙宿脑海之中——
林中一战,儒门众人听令而来,透着万分诡异;剑下亡者泣血长啸,竟是君枫白的样子;零散碎片闪过眼前,其间似有道者身影自远方而来又疾速离去,众人头上悬一模糊暗影,依稀能辨出是玄空岛降临……
龙宿心中大惊,再想去捕捉却是空空如也,只剩头顶的一抹树影。
即使是另一个自己改变了过去,可这一切怎会来得这样快?仅杀君枫白一人,何须儒门大肆出动?若是如白衣人所言造成的时空裂变,穿回过去的那个自己欲从源头之处解决问题可以理解,但接下来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显然有另一种力量影响到了世界的发展,比如那个阴郁的与自己面貌相似的紫衣人。他毫不怀疑儒门令是假此人之手所发,只为横生事端阻止他们的所有计划。这是一场智计与武力并驾齐驱的斗争,除了自己身处这个时代以及两个自己之间或有通感的事实,龙宿不禁本能地开始怀疑所谓“神”与“圣物”真正存在的可能性——神的劣根性暴露无遗,而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受人掌控。
箭已在弦,再不救出剑子,怕是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那个白衣人的话,当真可以一信么?
杀或救,当真只能选其一种么?
“耶,龙宿好友,君不见阴阳亦可倒逆转换,现在就下这个结论,未免为时过早了吧?”
——如果是剑子,多半会这样一边模棱两可地转移话题,一边去思索更好的解决办法,看似慢条斯理,实则成竹在胸。
“剑子啊剑子,吾还是愿意相信汝。”
为何一定是二者择一?杀即是救,救即是杀,不破不立,他唯有一试。
转念之间,龙宿敛起心神,古尘蓄力插入泥土之中,剑刃尽没,这一次,直觉告诉他,剑子仙迹不在那里。
龙宿运气在手,劲力使得土石崩裂,雨幕里一张薄薄契纸自墓中飞扬而出,稳稳当当落在他怀里。
那是——萧山的地契。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