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浮云两无定,残山剩水总无情。
秋风吹醒英雄梦,成败起落不关心。
白玉堂|剑子仙迹| Thorki | 温古|霹雳|七五|全职|圣斗士 | COC
墙头多|脑洞多|自娱自乐|crossover|精分患者 | 迦勒底咸鱼 交友欢迎,混圈不必。

#龙剑##假如三轰版龙宿穿越到血印去# 接龙(十三)

上接(十二)

(十三)

“汝穿越时空之门,从灭绝希望的世界里带回这本《嗜血年纪》,是也不是?”

事情太过匪夷所思,面前两位好友面面相觑,龙宿只得退一步用提问的方式试图解释。

佛剑分说不禁心怀戒备,嗜血年纪之事他仅对剑子说过,而剑子的一脸茫然告诉他这仍然是他们之间的秘密——那么面前这个显然透露出嗜血者气息的龙宿究竟从何而来、又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呢?

出家人不打诳语,即便如此,佛剑分说仍旧坚毅地点了点头。

“汝可曾想过,汝这一行,改变的可能不只是一个未来的世界?”

“嗯?”佛剑细细想来,末世之行中确实没有关于龙宿的所见所闻,素续缘的《嗜血年纪》中仅有寥寥数语,却足够使人生疑。

“龙宿你的意思是,避开了末世的另一个未来,也被佛剑这一次的时空穿越影响到了?”

“知吾者,剑子也。”龙宿摇扇轻叹,“在吾那个世界里,《嗜血年纪》仅仅记载到中原叛龙,后面的字句便在另一页上被尽数毁去。”

“如此说来,吾便知晓了。”佛剑默默收起了佛牒,见龙宿有些讶异,又解释道:“既非末世,可见灾劫已过;如果在另一个世界里,嗜血之祸可以消除,又何须在意吾友之身份呢。”

“当断则断,该放便放,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的佛剑分说啊。”

佛剑对两位好友的玩笑话早已刀枪不入,反而是剑子问道:“龙宿,事已至此,你有何打算?”

“这正是吾接下来想说的。”龙宿道,“虽非末世,但此处发生的一切毕竟是吾所处世界的‘过去’,既定的事实一旦发生偏差,必将对未来产生影响。”

“现在《嗜血年纪》关于‘叛龙’的记载便是第一处不同。”剑子垂眸沉思,“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除却悬空岛和嗜血者,还有需要修正的错乱时空,是这样吗?”

“是,而且迫在眉睫。”龙宿道,“这个时代的龙宿是吾的过去,在吾与他之间模糊的通感里,已经有令人不快的变化悄然产生。”

“那便从长计议吧——二位好友,吾要先行一步了。”

辞别佛剑分说,龙宿与剑子同行在分岔路上。

那两个扰人心神的“神”再没出现,但心情丝毫无法轻松。那坟茔太过刺目,令他时刻挂怀——

“龙宿啊。”剑子的声音让他从幻境中回转,“你当真记得这个世界‘应该’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么?”

“龙宿记事,无需怀疑。”

“哈,既然如此,今天的晚饭便劳烦好友了。”

这话冷得不能再冷,却令龙宿唇边有了真切的笑意。

苦中作乐、欲盖弥彰、满腹黑水——不愧是剑子仙迹的风格。

————————————

是说……开开心心来发糖不好吗(

评论(8)
热度(18)